Menu
Woocommerce Menu

咱也能过上好日子

0 Comment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运河镇黑鱼过上“好日子”,吃起“环保营养餐”了。原来,在余杭科技局的牵线下,杭州水乡渔业有限公司等13家农业企业从广东引进了新技术,用杂交育苗以及膨化饲料来养殖黑鱼,提高了运河黑鱼的生活品质,营造了健康的黑鱼产业。
黑鱼是余杭水产“一虾二鱼”三大主导产品之一,近年来得到快速发展。运河镇是水产养殖大镇,素有“黑鱼之乡”的美称,全镇黑鱼养殖面积达1800亩,每年有数百万条黑鱼销往各地,平常我们餐桌上的黑鱼很多产自运河。目前,从黑鱼的养殖、加工到销售,运河镇黑鱼养殖已形成了数亿元产值的产业链。
然而长期以来,饲料技术缺乏一直困扰着黑鱼养殖户。以往,当地农户用冰鲜鱼喂养黑鱼,被黑鱼舍弃的冰鲜鱼下沉到鱼塘,长久堆积、腐烂以后,污染鱼塘水,运河水质及周边环境受到影响,同时也不利于黑鱼的生长。对此,余杭区从广东引进了膨化饲料,这种鱼食具有抗病性强、成本低等优势,而且膨化饲料漂浮在水面上,吃不完的饲料可以打捞上岸,减少了污染,有利于黑鱼健康生长。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闹市中有一家显眼的服装店,店内高档的装修,高档的服装,三三两两的顾客,二个个子高挑穿着讲究的服务员正在帮顾客穿衣,试衣,笑容和赞叹融合在化着淡妆的脸上,显得温馨而周到。

图片 1

大家好,我是景雯。

他动员村民自筹资金打水井,解决了村里的农业用水问题;他带领村民外出学习栽培、养殖技术,让村里产业结构大变样……他就是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小拐乡榆树村现任党支部副书记李军。这位19岁就当上村干部的小伙子说:我的愿望就是———“让村民过上好日子”多次想采访李军,都因他工作太忙没能进行。9月下旬一个雨天,村民没法摘棉花,作为小拐乡榆树村党支部书记的李军自然也就没有开着车去卖棉花。记者这才有幸采访上了他。“要不是下雨,他也不会陪我来看病了。”在136团,李军的妻子对记者说:“这几天是卖棉花的时节,他已经忙了好几天了,早出晚归,我也习惯了,谁叫他是群众的干部呢!”站在记者眼前的李军怎么看也不像个干部,这个28岁的小伙儿个头不高,脚上穿着一双黑布鞋。看记者看他的鞋,他很不好意思,他说,穿这鞋干活方便。“现在你们村人均收入能达到多少?”“2003年达到了6000元。”“那以前呢?”“2000年前只有4000元。”“那就说说这前后的变化吧!”在记者的一再请求下,李军说起了他和榆树村的故事———临危上任李军1976年出生在榆树村,由于没有考上大学,又不愿意在农村干一辈子农活,1993年他来到了克拉玛依油田。他卖过蔬菜,也做过一些生意,还在九区烧过锅炉,但都没有挣上钱。再不能这样下去了!1994年,闯荡了一年的李军又回了家。1995年底,正赶上村上换届选举,已经见过些世面的李军当上了村委会副主任。在这个老大难村,好几届村干部都没有干完三年的任职时间,有些干部没有理顺干群关系,有的甚至还被村民状告下台。一上任,19岁的李军面对的是一堆棘手的问题:村里帮派严重,人心涣散,村里经济落后,村民收入低,30户村民,137口人,只有耕地面积1600余亩,每年年底欠公家钱的村民不计其数……没什么经验的李军一点没有后怕,他想就从贴近百姓、贴近实际、贴近生活抓起吧!李军刚上任就建立和完善了党支部、村委会工作制度,健全了村务公开和村民议事制度,使党支部和村委会的各项工作逐步走向了民主化、规范化、制度化的管理轨道,明确了领导班子前进道路上的任务和班子每位成员肩负的职责,做到“大事讲原则,小事讲团结,遇事互通气、共商量”,减少了干部与干部、干部与群众之间的矛盾和误会,真正形成了一个能带领群众致富奔小康的领导集体,为榆树村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勇挑重担由于李军在村委会副主任上干得不错,连任两届之后,2000年底,24岁的李军在村民的一片拥护声中又挑起了榆树村党支部书记的重担,这时又恰刚好赶上全党学习“三个代表”,他又给自己定下了信条:“什么是村干部,说白了就是替村民跑腿的。为村民排忧解难,办实事,是村干部义不容辞的职责。”这些话他也常给村里的干部们讲。村民杨慧民,因患风湿性心脏病,常年不能参加劳动,他的爱人身体也不太好,两个孩子还在上学。2002年春播临近,正当两口子为自家30亩耕地没人平整而一愁莫展时,李军带领村里的几名党员干部,来到杨慧民家地前,苦干了三天,将田地清理得平平整整,只待播种了。当杨慧民得知他家地里的活已被干完时,逢人便夸村支书和村委会的干部,说他们是村民的贴心人。李军带领村干部们清渠、打扫卫生、植树,参加各种义务劳动……2004年那个寒冷的冬天,70多岁村民李作义老人家里的屋顶上,积下了40—50公分厚的积雪,李军带领党员、团员十几位年轻人来到老人家,爬上屋顶将积雪全部清理干净。老人激动地说:“我的土坯房子再也不用愁漏雨了。”他们的行动也感动了这位老人,老人将自己用三年时间培育出的7000多株树苗全部捐献出来,支援全村的绿化建设。他说:“村干部在为咱村民做好事,我这点不算啥。”由于李军一心都扑在了工作上,亏欠家里人太多,尤其是儿子。2002年8月儿子出生,由于他几乎没有时间照顾家庭,白天儿子怎么跟他玩都行,就是晚上不找他,和他不亲。2003年李军去乌鲁木齐送岳父岳母回老家,刚到乌鲁木齐,妻子就打来电话:“一岁的儿子哭得很厉害,不跟我。都是你我工作太忙,孩子和我们一点都不亲了。”听见孩子的哭声,李军难受极了……在李军的带领下,村干部和村民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共同奔富裕。共奔富裕1991年—2001年期间,棉花价格直线下降,最差时,卖一元钱都没人要。李军想:只有搞多元开发,榆树村才能发展,决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于是他带领村民开展生产自救。2002年,榆树村缺水很严重,严重制约了农业的生产和发展,因缺水造成的损失就高达2—3万元。李军克服“等、靠、要”依赖思想,带领村干部走东家、串西家,动员村民筹集资金,开展打井自救。他们的真诚感动了村民,村民纷纷拿出积蓄,筹集了20万元资金,打出了一口水井,解决了农业用水问题。田地有了“雨露”的滋润,当年皮棉单产达105公斤。2002年,他和村上年轻党员、团员自筹资金自费坐上大班车到农业发展水平较高的昌吉、石河子和安集海等地学习棉花、大葱、胡罗卜的种植栽培技术,买回科学种植和养殖的系列光盘,农闲时组织村民观看。他常常将自己所学的知识拿到自家地里试验,结果胡罗卜和抗风抗旱品种的胡杨树苗的栽培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他便迅速推广,使全村村民年末人均增加了100元。2003年又带领村干部去购鸡苗,大力饲养土鸡。为了避免疫情的发生,他们要求村民分散饲养,由村支部统一购买鸡苗,统一疫病防治,统一收购和销售,仅此一项,使当年的饲养户平均增收1000元。现在榆树村农产业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除大面积种植高密度棉花外,玉米、瓜果、蔬菜种植已全面推广,庭院经济发展迅速,家家院内有鸡鸭,户户有果蔬……村民感慨地说:“我们的村干部变了,变的像自家人一样了……”“2001年、2002年榆树村人均收入达到5000元。干了这么多年,好象都是在为增加农民收入而奔忙,今年我还想在增加集体收入上下功夫,以此来改善整个村的整体生活水平。”今年28岁的李军告诉记者,今年他在土地上又做了文章:“往外承包了3000亩的荒地,明年的秋天就开始收钱了;另外还搞了养殖基地,将500多只羊承包给有经验的养殖户,这样一来,初步估算,每年每人又能增加200元钱。”现在,榆树村赌博、酗酒、闹事的人少了,走进科技文化站,学文化、学技术的人多了;邻里之间,传闲话的人少了,互帮互学、比学赶帮超的人多了;整个榆树村呈现出一派新气象,成为小拐乡勤劳致富的首富村。村里还有4户都是科技示范户。“但愿明天不要下雨,我还要去卖棉花。”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李军说道:“只要干好,村民就会拥护你的。让村民过上好日子,是我的愿望。”这就是李军,2003年被评为全国科技青年致富带头人,今年又被评为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他所带领的支部还被评为市局先进党支部。新闻来源:克拉玛依网

芹就是其中一个,已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身穿墨绿色羊绒大衣,内搭乳白色长毛衣,脚蹬高跟鞋,白皙光洁的脸上柳叶眉弯弯,除以朱红色嘴唇,笑意嫣然,对客人恭谨而不失温存,其实她内心还有些忐忑,只盼望早点儿下班。

朱玉国在了解作物种植情况。

今天有幸听好友分享他的资产配置理念及操作建议,将世界顶级对冲基金的投资策略转换成月收入刚过万的小白领可以实践的方案,真是送上膝盖五体投地都不足以表达我内心的敬意。

表姐又给介绍了一个,并发给她照片了。那个叫建的男人,五十多了,脸上折子真多,看那身装扮倒显得几分精明,据表姐说他也离婚好几年了,还挺能耐的,懂点技术,在工地上干活,一月能挣五六千,可属相不合不成啊,“管他呢,先见见人再说。”表姐这样嘱托。

从文书到团支书,从宣传干事到支书……22年来,朱玉国几乎干遍了村委会的每份工作。

和好友相识四年,一直在投资领域相互分享,他逐渐形成自己的一套理念,我也逐渐完善自己的财富系统,非常珍惜有能这样一起交流并成长的小伙伴。

芹是个苦命的人,二十几岁时不顾家人反对,和心仪的超结婚,可没成想,那个超小偷小摸,还抢人财,生第一个孩子时他被抓,留她娘俩苦熬,好在当时娘家人对她们还帮补帮补,到生第二个孩子时,他又因抢财被判了六年,芹拉扯着两个孩子在家种田,那白菜豆角什么的长得真好,粮食收成也好,没他,芹活得还顺气儿些。谁知他出狱后,还是不正干,孩子的学费,家里的大事小事全不管,十几年了在村里有自家的房基地就楞是盖不起房子。

“信用村”名声越传越远了

恕我直言,很多人对钱的理解,还停留在金本位时代,认为有钱就代表了一切,恨不得一两年就翻到千万身家。醒一醒吧,现在是信用货币时代,钱的反身性更重要,也就是所有可以=钱的存在。货币是两面一体的,正面看货币是钱,背面看货币是可以兑换成钱的各种东西。如果连最基本的“货币”都不理解,还谈什么投资理财过好日子?

离!芹带着孩子净身出户。

宁夏盐池县王乐井乡曾记畔村,曾经是一个“吃水没有源、走路很艰难、三年两头旱、口袋没有钱”的穷村,现在变成了周边最富的村,人均纯收入从上世纪90年代的不足千元,增长到2017年的8000多元。

当然每个人都想过好日子。

芹靠打工,养活孩子,当过制鞋工,超市收银员,饭馆服务员,最后还是当了服装导购员。

2006年10月,曾记畔村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首批村级互助资金试点村。当时,国家拨给曾记畔村20万元扶贫互助启动资金。如何搭上国家金融扶贫快车?朱玉国毛遂自荐做了互助社主任。

但是怎么才能过上好日子?

离婚四年,她的泪早已顾不得流了,只有干活干活,不敢停一会儿,反倒是越来越亮丽了,不过对于别人介绍的,再不敢轻易去见面了。

听取村干部意见,走村入户了解百姓需求,朱玉国最后决定,通过互助资金,把贫困群众“等救济躺着吃”的观念变为“靠双手干着吃”。村委会和全体村民定下规矩:村民从互助基金贷款,要入股互助社,按4∶6的比例发放贷款,贷款实行五户联保,党员对贫困户“一帮一”等。

脱离具体背景和个人条件来讨论过日子这件事,都是忽悠。所以我不打算说具体内容,以免忽悠大家,只说一点个人观点。

这不,若不是表姐三催四促,她才不答应去见呢。

就这样,曾记畔村一些村民依靠一两千元的互助资金借款起步,通过养殖、种植,有了人生“第一桶金”。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游戏,那降维攻击的选手无疑更容易成为赢家。

饭场上,有表姐家两口子,再就是芹和建了。

不过,很多村民不愿为太贫困或有过“劣迹”的村民联保。村民王昶、鲁永胜家里太穷,李某有违法记录,这3个家庭没人联保。思前想后,朱玉国带着3人到信用社,共为3人担保贷款7万元,并帮助3人制订了脱贫计划。“信用社主任都替我担心,说风险太大。”朱玉国说:“不怕没钱使,单怕没信用。我说不担心,我对大家都知根知底!”当年底,3人均按约定时间还清了贷款。第二年,信用社又给3人每户贷了4万元。

降维攻击,意味着你的思维在高一层谋篇布局,而在低一层凭借不输于任何人的执行力站稳山头。

真不愧叫“建”,他还真健谈。一会儿去前台要盘子筷子,一会儿要餐巾纸,呵呵呵,粗嗓门大声,完全不顾及旁边桌子上的人。

为了能扶持贫困户实现规模发展产业致富,朱玉国将互助资金和“千村信贷”捆绑,将“双到资金”注入互助社,撬动了数倍的发展资金,并采取支部+产融保+党员“一帮一”的模式,扩大贷款额度,支持产业发展。村民获得了更多发展资金,增收致富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多年来,互助资金项目培育了一批讲诚信、守信用、创增收的新型农民,曾记畔村“信用村”的名声越传越远。

执行力不是问题,做不到是因为没想明白,意识&逻辑&信念这一层面如果没有理顺,就会被思维捆住手手脚脚,表现出一副拖延症的样子。

“芹,快吃。你多辛苦,大过年的每天还得上到晚上七点半。”

田间拉家常炕头议发展

思维能站上多高层次,是决定性因素,战术上的花样百出抵不过战略上的精准卡位。而思维的层次性,取决于你穿越了多少个小世界;如何理解终极概念,比如时间、价值、存在;你选择相信什么,又愿意捍卫什么。

“你还不能坐下歇歇脚,推销衣服口干舌燥的,真辛苦。多吃点瘦肉,营养还减肥。”说着把大块鸡肉大块土豆什么的,一古脑儿夹在芹面前的盘子里。

现阶段,曾记畔村的互助资金发展到800万元,朱玉国又积极争取县信用联社和邮储银行在村里建立了两家金融便民服务网点,方便群众取款、转账、缴纳医保等。

前阵子身家千万的朋友请我吃饭,我问他,你现在也算中产阶级了吧。他撇嘴,不算。聊来聊去,我听明白他介意的是自己虽然挣钱,但没有什么“存在感”。一个人在社会中的“存在感”,容易被人们理解的表现形式就是“社会地位”,大概就是常说的吉祥话里“大富大贵”中的“贵”。在当下的社会,一个人想‘富’不难,创业公司一年融资两轮,妥妥的千万身家,但想‘贵’很难。因为‘贵’反映的是社会对个人的认可,比如听闻谁的工作是警察,我们都会内心默默地对他多一份尊敬。

“够了,够了,你自己快吃”,芹不失时机地微笑着说。

2010年,朱玉国当选曾记畔村村支书,如何让村子“涅槃重生”,让村民摆脱贫困过上好日子?一道道难题,让朱玉国苦苦思索……

从长周期(30年~50年)来看,最终可以令自己满意的好日子,是有富有贵。

“芹,咱们这个年纪了,我也明人不说暗话,你看我的身份证。我就一实实在在的人,啥也不瞒你,这一个月就专门在家说这事,下个月就又到天津工地上,和你一样也是打工的。”呵呵,又笑。

扶贫先扶志。看到个别村干部干工作劲头不足、群众“等靠要”思想严重的问题,朱玉国大胆尝试,调动老党员、村干部、大学生村官的干事热情,健全村里的各项规章制度和“村规民约”,让有知识、有文化、有能力积极上进的党员“挑起大梁”,选树了一批村里的致富带头人;通过示范引领,曾记畔村的党风民风渐渐地好转了起来……

承蒙朋友们抬爱,借人生年轮深入沟通过一些个人规划,我发现大部分人所考虑的未来都很近,3~5年常见,很少有人能想到10年、30年、50年之后。当然对于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来说,考虑自己七十岁的事情没必要。但我想说,对人生长周期的规划,完全没想过,和哪怕想到一点点,这就是天差地别。

“老家在乡下一山旮旯里,老人都去世了,以后就在城里安家了,这几天正瞅房子呢!”哈哈哈,第一次见面,老建,你笑声也太大了吧。

这些年,朱玉国的足迹踏遍曾记畔村的家家户户、沟沟坎坎……田间拉家常,炕头议发展,促膝讲道理,推心做工作,村委班子的思想疙瘩解了,村民的传统思想变了,原有的条条框框破了,申请入党的群众多了,群众开始动脑子想如何尽快摘掉穷帽子。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每个人最大的资产就是时间,然而最大的成本也是时间,在时间面前,没有人输得起。

“老建,快吃,你说的多了,让芹说几句话呗”,表姐夫敲敲桌子说。

走生产发展群众富裕之路

如果你相信自己是独一无二的,那么在三十岁之前,建议放开人生的波动性,体验生活的宽广。在这个过程中,你逐渐拆开生活送给你的礼物,收获一层一层的历练,最终思维够高层,手脚够麻利。然后选择一条路,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走到最高处。

“对对,芹,我说的是不是有些多,你想说啥就说啥,你最不容易,给,吃!”说着,把一大块鸡肉夹进芹的盘子。

朱玉国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让曾记畔村走上一条生产发展、群众富裕的道路。他走县城、跑市区,多方争取项目资金,依靠项目和资金,村上修反坡梯田、平整耕地、建滩羊养殖温棚、建村庄道路等,极大地改善了村庄的面貌和村民的生产生活条件。

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有生之年,必然要与人工智能并存,当智商不再重要的时候,心灵会越来越重要。这个社会将越来越倾向于内心纯粹的人,所以建议去找合适自己发挥的领域,尽可能做到极致,不同的山都有个顶,能站在山顶的人必然万众瞩目。如果挑了太高的山,沦为其他人的陪跑,没有意义;如果挑了太低的山,很容易登顶,但自己没有充分发挥,还有潜力没有兑换成价值,再换山头沉默成本太高。

芹一直没咋说话,微笑着,看不出她的态度。

争取10万元扶贫资金,实行荒地种植按亩补助,将村里荞麦种植面积扩大到10400亩,为村民增收四五十万元;整合闽宁协作资金等,建起加工厂,为村里2万亩15年没平茬的柠条,找到一条致富加工的好路子;鼓励青年返乡创业,投资建设粮食加工厂,并通过电商销售让村民小杂粮不愁销,安心在家务农……采访中,村民说起朱玉国的好,不住地给记者讲故事。

如果你理解了货币,就知道钱是有来源的,走在自己的路上,不愁没钱。

两天后,建给表姐夫打电话:“芹态度让人摸不着头脑,就是说俩人属相不合。”

朱玉国还利用村部闲置房屋,打造了一所“养老互助中心”,利用县里的危房危窑补助政策,让村里的土坯房彻底消失。今年,村里140户相继盖起了新房子。在朱玉国的带领下,曾记畔村群众发展产业,钱袋子渐渐鼓了起来,日子越来越红火了。2016年,曾记畔村摘掉贫困村的帽子,并实现了贷款、人均收入、养殖饲养量、集体收入和农机数量的“五多”和贫困户、劳动力强度“两少”的目标……如今,贫困户仅剩下19户。

如果你理解了自己的路,一路走高,走到足够高的位置,占山为王,不愁没地位。

“她说属相不合,我说我们都45岁往上了,就不论那个,这些年我好不容易才碰见这一个中意的,你说咋办吧?”

“不能让村民钱袋子满了,心却空了。”朱玉国积极倡导农民群众树立文明新风尚,在村里搞春节活动、扭秧歌、“七一”活动、评选好婆婆好媳妇、奖励十佳创收户等公益活动。

如果这两点都做到了,请问这是不是你想过的好日子?

“你们不是都加了微信吗,那有空多聊聊,相互间有什么话说透就好了。”表姐夫也拿不出再好的建议。

工作时的朱玉国,像台停不下来的机器,似乎不知疲倦。家里的事几乎全落在妻儿身上。“自家的地种得少了,羊也养得少了,家里的农活顾不上干,连播种机也停了,你还算不算咱家人?”爱人又气又无奈;“谁让我是支部书记!”朱玉国笑道……

两星期了,表姐去找芹,想打听打听进展状况,竟然是突飞突进。表姐心里在想:真是意料之外啊!

“姐,他还真是个实在人,还会说话。”芹一脸幸福。

“他说,芹你前半辈子受尽了苦,跟着我后半辈子净享福了,咱也能过上好日子,别人有的咱也得有,还得要好。过年了,咱这儿夭冷,咱也可以跑到三亚过过年,会这样说,人家竟能想起来啦。我说那得要多少钱,可他笑笑说,钱的事你不用操心。”本来表姐还想劝他擦亮眼睛,有些事必须说清楚,可她那一脸陶醉状,表姐生生把话给咽下去了。

“咱也能过上好日子?”但愿吧。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