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人生,何其艰难

0 Comment

2011-07-23 14:24
日前,《广西皇氏乳业深陷订奶骗局停供就为涨价》以及《广西皇氏乳业深陷“订奶门》的新闻报道,引来网络上许多的关注与声讨。事件被媒体曝光以来,接连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咂舌的怪事。杂志网站连续数日遭黑客入侵,先前所发的关于皇氏乳业“订奶门”的稿件竟然被黑,转发稿件的30多家网站几乎被“公关”撤稿。
“订奶门”消费维权受阻客服喊话要起诉记者
事件由天涯论坛”xppxpp114″上出现的一个名为《我所经历的”广西皇氏乳业甲天下牛奶”的订奶骗局》的帖子而开始。
原帖中的刘女士是一名南宁市民,2010年4月份在广西医科大学农大订奶点内订购了”甲天下”高钙奶一个月共30瓶。在2010年5月21日,刘女士得知”甲天下”牛奶厂家以物价上涨、原料上涨为理由,每瓶要加价0.3元。如果不加钱,剩下的牛奶不予发放,而且不得退款。对于厂家不合理的行径让她感到不满,于是天涯论坛上发了这张帖子希望事情得到解决,“订奶门”事件引起了许多网友的讨论。
《城市建设·市长》杂志记者也对其进行了新闻调查报道,发表了《广西皇氏乳业深陷订奶骗局停供就为涨价》一文。在文中,可以看到记者与该公司客服的采访通话记录,该公司明确表示因帖子受到关注接到过许多投诉电话。可该公司客服却因为是去年发的帖子而没有进行处理,反而向为消费者维权调查的记者喊话,要追究公司形象受影响的责任。一副“做贼的喊抓贼”的腔调,让人感到无奈。
曝光杂志网站遭“黑客”转载稿件被“公关”
7月18日16时43分,《城市建设·市长》再发一文《网站被黑皇氏乳业“订奶门”稿件不翼而飞》说明事件的进展。文字指出,“自本月初皇氏乳业‘订奶门’被媒体曝光以来,接连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咂舌的怪事。《城市建设·市长》杂志网连续数日遭黑客入侵,先前所发的关于皇氏乳业‘订奶门’的稿件竟然被黑,转发稿件的30多家网站几乎被‘公关’撤稿。面对媒体的质疑,某些幕后利益团体所作所为令人不齿。”
面对记者的曝光和质疑,商家非但没有及时处理事件问题,反而试图掩盖整个事件。在一系列的“怪事”中,我们不能断定《城市建设·市长》杂志网遭黑客入侵、“订奶门”的稿件被黑是谁的所作所为,但转发稿件的30多家网站被“公关”撤稿,却不难让人联想起背后的操作手是谁。
日前的“达芬奇”涉嫌原产地造假事件还未平息,在社会诚信岌岌可危之际,社会大众都不愿再看到广西乳品龙头企业皇氏乳业也将面对诚信的“拷打”。也许在“订奶门”事件中,广西皇氏乳业只是在销售商家的推广上出现部分尚未解决的问题?也许是客服的做得不到位?但是就算退一万步,企业对待媒体的曝光竞企图阻碍新闻调查,这都无法让人理解。
天下媒体之多,你能全部公关吗?尚未撤销稿件的网站表示要,绝不向压力低头,行使网络舆论监督,为网友维权。更有许多网友也表示了支持维权,反对不择手段打压舆论监督的卑劣行为。
遭黑客入侵的《城市建设·市长》杂志网已作出表示,“对于所遭遇的怪事持保留态度,下一步将收集证据,挖出幕后黑手,拿起法律武器,反击不法之徒的猖狂挑衅,还互联网网络舆论监督一个清静的空间。”
“放心奶”还能让人放心吗?维权口号不只是说说而已
对消费者而言,解决事件问题才是最关键的。“订奶门”事件中,刘女士所遇到的状况让许多消费者感同身受,因没有得到广西皇氏乳业很好的答复而引起众多议论。并且,许多网友留言表示对其客服很是不满意,消费者投诉或提交意见却同样没有得到解决。“家门口的放心奶”广西皇氏乳业口号喊得响,但是面对如此不让人省心的客服态度,还能让人放心吗?近期,广西皇氏乳业频频谋求突破广西区外市场,但我们总得问一句你“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维权口号不只是说说而已。对于网络舆论监督,记者为消费者维权理应受到大众的支持和理解。记者进行新闻报道调查是职责所在,真实客观的新闻报道将维护消费大众的利益,为企业自身的改善也有积极作用。面对网站遭黑客,转载稿件被“公关”,多少都会让媒体记者感到寒心,但也可见网络舆论监督的道路发展极其艰难。
原标题:广西皇氏乳业“订奶门”舆论监督何其艰难

第一农经讯
据广西皇氏甲天下乳业股份有限公司4日晚间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黄嘉棣先生将其持有的公司有限售条件流通股
13,25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6.19%)质押给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宁分行,并于 2012 年 9 月 3
日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办理了股权质押登记手续。
截止公告,黄嘉棣先生持有公司股份 90,960,0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2.50%。黄嘉棣先生累计质押公司股份 13,250,0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6.19%。

讯据广西皇氏甲天下乳业股份有限公司4日晚间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黄嘉棣先生将其持有的公司有限售条件流通股13,250,000股质押给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宁分行,并于2012年9月3日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办理了股权质押登记手续。截止公告,黄嘉棣先生持有公司股份90,96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2.50%。黄嘉棣先生累计质押公司股份13,25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19%。据了解,黄嘉棣曾任广西建筑综合设计院工程师、深圳沙头角保税区开发服务公司经理、深圳世贸通执行董事、广西皇氏执行董事、董事长。2001年5月,黄嘉棣先生创立了皇氏乳业,用十年时间打造出一家上市公司,创造了一个广西乳业的奇迹。先后被评为“南宁市优秀企业家”、“广西优秀企业家”、““第二届中华农业英才候选人”、“改革开放30年中国乳业杰出人物”等荣誉称号。目前甲天下乳业的高档品牌占据了广西70%以上的高档牛奶市场。旗下独有的“水牛奶”更是广西乳品的代表产品。

三周年了。

很久没有在一个安逸的下午看电影,感觉真的很棒,尤其是看的一部非常好的电影。

据了解,黄嘉棣曾任广西建筑综合设计院工程师、深圳沙头角保税区开发服务公司经理、深圳世贸通执行董事、广西皇氏执行董事、董事长。
2001年5月,黄嘉棣先生创立了皇氏乳业,用十年时间打造出一家上市公司,创造了一个广西乳业的奇迹。先后被评为“南宁市优秀企业家”、“广西优秀企业家”、““第二届中华农业英才候选人”、“改革开放30年中国乳业杰出人物”等荣誉称号。目前甲天下乳业的高档品牌占据了广西70%以上的高档牛奶市场。旗下独有的“水牛奶”更是广西乳品的代表产品。

本文写于公公逝世百日祭,现如今,三周年了……

威尼斯官网,一边看一边哭,看完了最感慨的是印度的女性地位,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太多黑暗的东西,我们不曾接触过,根本无法想象有多黑暗。能抱着手机些豆瓣说明我们的生活已经很优越了,自由且不那么被束缚。

威尼斯人博彩,不能亲往尽孝,仅重读旧文,以寄哀思——

文采越来越差,半天憋不出两句话,一堆话在脑海里写不出来,真的垃圾。

其实,本来想写一个“幸福”的标题,但是实在写不出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梦廿十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公公于2014年12月21日逝世,据今天,有百天了。

老王趁着清明假期回家,算是给公公祭百日。

我常常想,被土葬于地下的公公,又会经历什么呢?

第一次见面,是2009年春节,我跟着老王回河南老家,老人特别高兴,因为老王是他最小、也是最疼爱的孩子,带着未来的小儿媳回家过年,老人家的开心无须掩饰,连眼角的皱纹都是弯的。那时候的公公,由三姐一家照顾,我们到家的那天,大姐和大姐夫亲自到机场接我们,一起去吃饭,(还清楚地记得,那天,大姐拿了一杯饮料,跟我碰杯后,真诚的说:小闫,欢迎你来到我们王家!——大姐在我及全家人心目中地位极高,因为婆婆去世得早,公公基本凡事不操心,所以大姐一直是我们大家的主心骨)然后才送我们回家,三姐夫准备好了一挂大大的鞭炮,我们进门以后,他就吵嚷着要去“放炮”,终因为时间太晚担心吵到别人而作罢。

公公是个数学老师,新年那天,老人家郑重的拿了一份见面礼给我:一把硬币,一个小猴子的挂件。

公公在手掌上拨弄着一把不同面值的硬币,告诉我:你看,这些,怎么加都是“双数”。我一看,果然,大概有数枚一毛的,数枚五毛的,数枚一元的,总面值大概不超过二十元,我已经忘记了当时是怎样一种组合的方式,按照公公的组合,不管是面值之和还是数量之和,不管是总数还是各项随意搭配相加,都是“双数”——老人家该是想了多久,才能想出这样的组合方式呢?——在写这一段时,我尝试在纸上搭配,但总觉得搭配不到位,不知道老人家当时是多么费心,在组合满意之后,又该是多么喜悦,我知道,这是公公对我和老王的最真诚的祝福:成双成对。

我赶紧忙不迭的接过来,满口的感谢。

公公说:这个小猴儿,你拿着。

我看了看老王,有一点点犹豫,公公说:你就拿着,就行了。我只好顺从。

那是一个雕刻了一只小猴儿的挂件,从色泽、款式、配绳各方面看,该不是很值钱的样子,更不可能是古董。我属猴儿,老人家应该就是冲着这一点,专门为我准备的,我不在乎贵贱,老人家送的,就是美好的祝福,想来,该是老人家某天在外面遛弯儿的时候,特意买给我的——这份心最可贵,我很满足。

那时候老人家的身体还可以,每天早晨一个人出去遛弯儿,都能走几公里的路,每天去三姐家吃饭,步行上下七层楼,每天两趟,饭量很好,精神也好。

公公有二十多年的糖尿病,婆婆于2004年去世,公公一直一个人住,好在大姐、三姐住得近,经常有照料,几个哥哥姐姐家,经济条件都不错,老人家自己也有退休金,倒是吃穿不愁。但是年轻时生活困苦,节省惯了,孩子们给他买的各种衣物鞋袜,老人家都是小心的收藏,不舍得穿,据说在他自己的小屋里,积攒了几摞崭新的衣物,都是孩子们不同时期给买的。但是老人家每天就穿一双露脚趾头的袜子,穿一双快要张嘴的鞋,床上的铺盖也是破旧的不行。据说大姐曾经把老人家的破旧被褥扔出去,强迫他用新的物品,结果老人非常非常生气,自己走了几里地,硬是把破旧的被褥又找回来继续盖着,还几天不跟大姐说话以示愤怒。从那以后,大姐也就作罢。

老人家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据三姐说:他小屋里的各种新衣服新物品,他都分好了“堆儿”——这一堆儿给大儿子,这一堆儿给二儿子,这一堆儿给小儿子。三姐不无嫉妒的开玩笑说:哼,你别看我整天汤汤水水的伺候他,我们这几个闺女都不亲,他就跟几个儿子亲。

老人家外间的墙上挂了一副牡丹图,该是公公以前的某个学生的作品,似乎也挺有名气的,我认真看过,笔法很细腻娴熟。后来有一次带着澂澂回老家,三姐指着那张画说:澂澂,这是你的,你爷爷说了,这张画以后要留给你,别人谁都不给。

老人家对儿子,尤其是对小儿子的偏爱,可见一斑。

2009年,我和老王结婚,老人家跟大姐、二嫂、三姐一起来到深圳,我爸妈也来,两家老人算是正式见面。公公和我爸俩人相谈甚欢,虽然后来公公说,我爸说的话,他多半都听不懂,但是这并不妨碍两个老人有说有笑,还一起爬莲花山。

婚礼上,老人穿了一件大红色的T恤,相当的喜庆,但是脸上却一直没有表现的特别热烈。整个婚礼,公公手里一直抱着一个蒙了绸布的方形牌状物,后来送公公他们回家的时候,我曾经偶然触碰了一下,我猜想,那该是婆婆的照片——婆婆去世得早,据说,当年婆婆走的时候,最不放心的几件事之一,就是“小亚儿还没成家”,想来,公公该是带着婆婆来完成婆婆的愿望了吧。

我拿着话筒,当着全场的人,对老人家说:爸,从今天开始,我跟王**一起孝敬您。

但是我们真的没能怎么孝敬到老人。这其中的滋味,不是“惭愧”二字可以概括。

老人家很快就回了河南,在郑州,继续过着一成不变的日子:每天早晨出门遛弯儿,中午和晚上去三姐家吃饭,大姐和三姐,从物力到人力,鞍前马后,膝前身后,房前屋后,各种照料;后来,大哥大嫂换工作到郑州,也能时常照料;再后来,公公糖尿病加重,每天需要按时打胰岛素,都是三姐夫每天准点给老人家打针,定时定量定员;二哥一家,去北京之前,二嫂也经常带着孩子前后照应;二姐二姐夫,在爸身体最虚弱最病重的时候,更是把爸接回老家,随叫随到。

而我们,因一直远在深圳,我们有各种借口,工作忙,孩子小,路途远,只有春节回家的几天才能勉强陪一下老人,我们总是不惜高价买机票,为的就是能在家多住一天,虽然老人家从不缺钱,但每次我们离开,都会再给老人一些钱——似乎,只要我们花了钱,我们就可以买到“心安”。

老人对我这个小儿媳没什么要求,我经常问他,你需要什么东西吗,我给你买。老人每次都会像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说,我不需要,我啥都有。一次带完高三,学校组织去新疆旅游,我从新疆给老人家买了当地的皮帽子、皮护腰、皮护膝,据说老人非常高兴,可劲儿戴了两天,但后来说平常不戴帽子习惯了,越戴越容易感冒,而且那个皮帽子着实太暖和,老人嫌热,遂搁置。

老人总对我说:你把王澂澂带好,就算你大功一件。

老人总对我说:你有时间要多看书,多读书,好好教学。

风烛残年的老人,就那样,在某个你意想不到的瞬间,迅速的衰老,悄无声息,却又无可逆转。

几乎是从2012年以后,公公身体就很不好。大姐就在医院工作,公公以前的学生中也有很多是医生。公公一直住在郑州,医疗条件倒是很方便,但求医问药的过程,受苦受累的都是大姐和三姐她们,我们,仅仅就是多打了几个电话,而已。

2013年底,差不多是2014年元旦的时候,公公和几个子女以及之前的学生们(其实子女也是学生)一起吃饭,庆祝新年。期间,三姐说,爸,你看你的鼻涕都快流到嘴里了,说着就伸手给爸揩鼻涕,却发现,老人家歪在凳子上休克了。

那次的休克,虽然很快就得到了缓解,但是却给了老人极大的心理负担,毕竟不是好现象。

而且,几乎是从那开始,公公几乎就倒下了:脑血栓导致嘴角歪斜,糖尿病导致右眼失明,如厕时不慎摔倒导致腿部骨折,公公几乎是倒下了。

春节,我带着王澂澂去看望老人家,澂澂给爷爷唱歌跳舞,还给爷爷拿饼干吃,还亲吻爷爷的脸。公公一直躺在床上,歪着脸看着最小的孙女,却一直流泪——老人家无限悲凄地喃喃:以后再回来,我可能就见不到了……

澂澂跟爷爷接触不多,只有几次回老家的经历,一岁多的时候,爷爷还能带着小孙女去小区后面的公园里散步看火车,还在公园尽头找到了一家小卖部,门口放着三台摇摇车,爷爷满足了小孙女最大的奢望,把三架摇摇车挨个儿玩了个遍,澂澂至今记忆犹新。

身体的伤病几乎击垮了公公所有的精神支撑,这是最可怕的事情。人是要靠一点精神来活着的,但是公公的这点“支撑”,日渐垮落。

进入2014年,老王开始频繁的往家跑,节假日自不必说,即使是周末,老王也是周五晚上飞回去,周日晚上飞回来,为的就是能在家陪老人两天。每次最疼爱的小儿子回来了,老人总是特别高兴,即使在等待小儿子回来的那几天,老人也能歪在床上唱小曲儿。

但是,对于身边床前床后照料的儿女们,公公充满了怨愤,他开始骂人,嫌弃这个孩子不孝顺,嫌弃那个孩子不露面,嫌弃这个照顾的不周,嫌弃那个料理的不够。但其实,兄弟姐妹这么多人,哪个不是最孝顺的呀!

电话也少了。因为此时的公公听力也越发下降,再加上腿不便目不明(腿部的骨折后来做过手术,眼睛也一直进行着相应的治疗,其实都有了很大好转,但是公公总是不认可好转,总是心情低落面容悲戚),精力也越发不济,说几句话,他便不再多言。再不能像以前,只要小孙女在电话这边喊“爷爷”,总能听到老人热情开心的回应了。

直到那天,2014年12月21日。

周日,我带着澂澂在四海公园玩,老王一个电话:你们赶快回来,我们立刻回家,爸好像很不好。说完,老王竟开始在电话里抽泣。

我也开始慌了,赶忙给大姐打电话,大姐说:其实,爸已经走了。你先不要告诉王**,你们回来吧。

我当场在公园里失声痛哭……

等我们一路赶回郑州,又赶回老家周口,已是晚上八点多。一路上,我不敢告诉老王实情,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老王的状态——但是,其实,我觉得老王什么都知道。

哥哥姐姐们都在,就等我们到家,所有的儿女才一起到村头路口烧“头道纸”……

守灵,发丧,下葬……不敢再回忆葬礼的细节了……

-没受什么罪,大家谁都没想到,前一天还做了透析和心脏检查,都挺好,我们还想着肯定能熬过春节,大家心情都很好。第二天,他自己靠在床边捧着吃了一大块烤红薯,吃着吃着,就往下一出溜,就走了。

-大家谁都没想到,第一天的检查结果出来后,我们都很放心,都各自回去了,我们还去外地摘果子去了。

-肾衰竭,已经油尽灯枯了。

-当时三姐就在旁边,马上就喊了医生护士,马上抢救,一分钟都没耽搁。

-前后不过十分钟。

-爸想妈妈了,他去跟妈妈团聚了。爸,以后你们俩在一起,别再吵了。

-妈,爸去找你了,他不让我们管他了,以后你好好管着他。

-爸走远了,走远了。

-爸,我多给你点钱,你现在可别不舍得花了,以前总要钱总要钱,要那么多钱,又不舍得花,你说你要钱干啥!

-爸,我们都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你放心走吧。

……

公公其实出生于极富庶的地主人家,当年爷爷家是当地极大极大的地主,据说整个镇子几乎都是他家的,但真的是勤劳致富使然。奶奶家也是有钱有势。土改,公公九岁的时候,被抄家,爷爷用一辆独轮的手推车推着奶奶和九岁的公公,逃出来,一路要饭,最后在王恭村安家。据说,爷爷当年曾经考上北大,并在北大就读了一个月,但最后被奶奶强拽回来,让爷爷继承了奶奶家祖传的中医。逃难后,就靠着爷爷一身中医的本领,养家糊口。爷爷于中年跌宕,早已看透世事,事事淡然处之。后半生便是行医行善,穷人们没钱治病,爷爷便送医送药,钱财不急。晚年的爷爷常说一句话:一天下来,够吃西瓜,就行了。

而公公,想来,九岁前后的天壤之别,给公公的心灵造就了无可磨灭的创伤,晚年的公公爱财且吝惜,儿女们说,那是以前真的穷怕了。

据说公公极有才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年轻时是县城里的篮球主力,也是农村里的掌勺大厨,只是晚年的公公疏于懒于各类活动。

据说公公脾气乖张,常常一句话堵死人,据说当年婆婆经常在后面为他圆场。

公公是独子,所以在我们这一代便使劲开花散叶,兄妹六人,三男三女,外人只看人丁兴旺,但辛苦自知,一介书生,两袖清风,公婆两人作为教师,只能用一天八节课的强度支撑整个家,支撑六张嘴。

——可是,现在孩子们都大了,都独立了,都有能力了,你们怎么就走了呢?

公公王廷献,享年78岁。

此为祭。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