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内蒙古农家收购玉蜀黍案当事人申请国家赔偿38万

0 Comment


备受舆论关注的“农民收购玉米案”有了新进展。10日,该案当事人王力军在律师的陪同下,向当地公安局和法院递交了《国家刑事赔偿申请书》,总共申请38万余元的国家赔偿。

来源: 中青在线 发布时间2017-04-13 08:33:07

前一阵子备受关注的农民收购玉米案件又有了新进展,4月10日,案件的当事人村民王力军及其律师向当地公安局和法院递交了《国家刑事赔偿申请书》,向政府索赔38万余元。

今天上午9点,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王力军收购玉米获罪案”原审判决,改判王力军无罪。

内蒙古农民收购玉米案再审改判无罪,最高法提醒

关于申请国家赔偿,日前,王力军向记者表示,他们一家所受的精神损失远不止这些钱,妻子受到了较重的精神伤害,近日更因抑郁住进了医院,孩子则时常情绪激动,影响工作。

2017年2月17日,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最高法指令再审的“王力军收购玉米被判非法经营罪”一案宣判,判决王力军无罪。今天,王力军和辩护律师向临河区人民法院、临河区公安局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

关于申请国家赔偿,日前,王力军向记者表示,他们一家所受的精神损失远不止这些钱,妻子受到了较重的精神伤害,近日更因抑郁住进了医院,孩子则时常情绪激动,影响工作。

“我叫王力军,本是一个奉公守法、本本分分的农民。没想到在2016年4月15日却成了一个高墙外的罪犯。这一结果让我以及家人非常痛苦和不解,也很无奈。变成了高墙外的犯人,人生自由受到限制,不能自由的走出临河区,身心受到沉重的打击。”

非法经营罪 适用应谨慎

不过他表示,最终赔偿多少无所谓,重要的是必须要恢复自己的名誉。

2015年年初,内蒙古农民王力军收购玉米时和当地居民发生口角,继而牵出其未办相关证明及营业执照;次年,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民法院判决王力军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罚款两万元。2016年12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达再审决定书。2017年2月13日,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再审。此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曾连续刊发《绊倒在贩粮路上》、《徘徊在“犯罪”边缘》等相关报道。

不过他表示,最终赔偿多少无所谓,重要的是必须要恢复自己的名誉。

这是2月13日再审开庭时王力军的自述。如今,他终于重获自由,代理律师王殿学告诉搜狐公众号《聚焦人物》:“当事人一定会申请国家赔偿。”

本报记者 吴 勇 张 枨

图片 1

王力军的辩护律师王殿学透露,今天下午,临河区人民法院受理了他们的国家刑事赔偿申请书,请求临河区人民法院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因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而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及2万元罚金和6000元追缴经营款利息等共计20余万元;请求临河区公安局赔偿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因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而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共计17万余元;并向王力军发送书面道歉信,在媒体上公开予以恢复名誉、消除影响。

图片 2

图片 3

核心阅读

编辑:中国兴农网

“精神损失远不止30多万”

争议

一位没有相关资格就去收购玉米的内蒙古农民,去年一审被判非法经营罪,受到关注。2月17日,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审的王力军非法经营案公开宣判,改判王力军无罪。法院因何改判?农民收购粮食行为,该如何认定?记者展开调查。

王力军的代理律师王殿学告诉记者,4月10日,王力军已向临河区公安局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公安分局和临河区法院,递交了《国家刑事赔偿申请书》,申请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在内的赔偿38万余元。

2月13日再审开庭前一天晚上,王力军躺在床上,反复地默念庭审上要说的话,想到自己有希望恢复自由,激动得一整晚没有睡觉。

农民收购玉米,一审以非法经营罪被判缓刑

据媒体报道,2014年11月至2015年3月间,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白脑包镇永胜村农民王力军从周边农户手中收购玉米。2015年底,经群众举报,王力军因无证收购玉米被工商局等相关部门查获,随后他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2016年4月15日,王力军被临河区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2013年,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白脑包镇永胜村的农民王力军,买了一辆农用车,用来贩卖一些季节性的农产品,有时会帮别人拉一些货物。冬天闲下来时,他计划出门挣点外快,就和妻子一块去收购玉米,然后贩卖赚取差价。

巴彦淖尔市位于黄河河套灌区,盛产玉米、小麦、油葵等。每到丰收季节,粮食经纪人便会走家串户,从农民手中收购粮食,再卖到粮库或深加工厂,赚取差价。王力军曾是他们中的一员。

此后,最高法注意到该案,并指令巴彦淖尔中院再审。最高法认为,就本案而言,王力军从粮农处收购玉米卖予粮库,在粮农与粮库之间起了桥梁纽带作用,没有破坏粮食流通的主渠道,没有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且不具有与刑法规定的非法经营罪前三项行为相当的社会危害性,不具有刑事处罚的必要性。

收购的时候,一斤玉米0.92元到0.97元不等,收上玉米后拉到附近的粮库和玉米生产厂子里。卖出去的玉米也是根据水分高低确定价格,一般是1.04元一斤。

今年47岁的王力军,是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白脑包镇永胜村农民。2008年开始,王力军利用农闲时间做起了玉米经纪人,之后又买来二手农用车和玉米脱粒机,以方便自己收购。“2012年、2013年粮食价钱好的时候,我一年大约能收几百万斤玉米。从农民手里收购的价格最高在每斤9毛多到1块二三分之间,再卖给粮库,除去运费、脱粒成本之后,一斤大概能赚3分钱。”王力军说。

2017年2月17日,巴彦淖尔中院改判王力军无罪。

他从来没想过,收购玉米是犯罪。直到2015年底,临河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传唤王力军。

王力军想着继续扩大收购规模,但到了2015年底,正在农民家收购玉米的他被工商局等相关部门查获,案件不久被移交到公安机关,随后王力军投案自首。

“玉米案”可谓一波三折,判决从有罪到无罪,王力军一家人都经历了什么?

随后,内心不安的王力军,问了在临河区检察院上班的亲戚,自己的行为是否合法,“我不懂法律,也不知道收玉米要证。亲戚告诉我没有粮食收购许可证和工商营业执照,从事粮食收购违法,我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去自首了。”

2016年4月15日,临河区人民法院认定王力军的行为符合非法经营罪中第四款“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规定,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两万元。一审判决书显示,临河区人民法院认为,王力军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未经粮食主管部门许可及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登记颁发营业执照,非法收购玉米,非法经营数额21万余元,数量较大。

“精神损失远不止30多万。”王力军告诉记者,这期间,家人所受到的精神损失是不可用金钱来衡量的,尤其周边邻居异样的目光以及一些流言蜚语,对家人造成很大伤害。妻子的精神受到了伤害,近日,更因抑郁住进了医院,孩子则常常情绪激动,并导致了口吃,工作受到了影响。

2016年4月15日,一审宣判,王力军因未经粮食主管部门许可及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登记颁发营业执照,非法收购玉米,非法经营数额21万余元,数额较大,被临河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他退缴的非法获利人民币六千元,由侦查机关上缴国库。

拿到审判书后,王力军没想到:“在临河区和我一起收玉米的还有好几百人,为什么判刑的偏偏是我?”不过由于判处的是缓刑,并不需要在监狱服刑,王力军未提起上诉。

谈及自己,王力军表示,被判定有罪之后,心情很烦躁,一天要抽几盒烟,晚上更常常睡不着,直到二审后,心情才放松了些。

宣判后,王力军觉得很委屈,“我认为我的行为对社会没有危害性,这样上门收购,除了赚点差价,还可以让农民省事,帮了农民。我本是普普通通的农民,突然变成了罪犯,若被判无罪,这两年,买卖做不成,车每年还得花钱,对家里的经济损失挺大的。”

“根据以前的《粮食收购资格审核管理暂行办法》,‘凡常年收购粮食并以营利为目的,或年收购量达到50吨以上的个体工商户,必须取得粮食收购资格’。”巴彦淖尔市粮食局副局长史永景说。“在实际操作中,‘50吨以上’非常难以界定,因为粮食经纪人大部分都是走家串户,不好取证。”

“这期间,压力一直很大,但一直告诫自己,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不能倒下去,要坚强面对。最终,有了好的结果。”王力军说。

案件一经报道,引发极大争议。有观点认为王力军无证无照收购玉米的行为,违反了我国粮食流通领域的有关规定,且数额较大,理应按照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也有观点认为,王力军收购玉米的行为,在农民和粮库之间起到了桥梁作用,客观上促进了粮食的流通,因此,王力军的行为虽然具有一定的行政违法性,但从社会危害角度来讲,并不具备追究刑事责任的必要性。

王力军案一审判决,引发社会关注。在当时,王力军的行为虽具有行政违法性,但将个体经营者以“非法经营”的罪名判刑,行为的严重程度是否足以受到刑法追责,各方意见不一。

“重要的是必须要恢复自己的名誉”

图片 4

最高法认定本案“不具有刑事处罚必要性”

针对有网友质疑“当初一审时,他为何认罪”,对此,王力军坦言,自己是个法盲,不懂法律,也不懂是否犯法,法院认为自己有罪,自己也就默认了。

无罪

2016年12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就此案作出了再审决定书,指令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再审。

他指出,直到媒体报道后,才知道自己是无罪的。毕竟自己收玉米只是为了贴补家用,一方面,没有造成任何危害,另一方面,也对其他农民有好处。

2016年12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决定,要求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中院对该案件进行再审。

最高法认为,刑法第225条关于非法经营罪的规定中,第四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是在前三项规定明确列举的三类非法经营行为具体情形的基础上,规定的一个兜底性条款,在司法实践中适用该项规定应当特别慎重,相关行为需有法律、司法解释的明确规定,且要具备与前三项规定行为相当的社会危害性和刑事处罚必要性,严格避免将一般的行政违法行为当作刑事犯罪来处理。

关于申请国家赔偿,他直言,最终赔偿多少无所谓,重要的是必须要恢复自己的名誉,因为此事已对他们一家造成了精神压力,并对他们的信誉及儿女将来的生活产生了影响。

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再审决定书显示:“原审被告人王力军没有办理粮食经营许可证和工商营业执照而进行粮食收购活动,虽然违反了国家粮食流通管理有关规定,但其行为尚不具备与《刑法》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非法经营行为相当的社会危害性和刑事处罚必要性,原生效判决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

同时,最高法还认为,就本案而言,王力军从粮农处收购玉米卖予粮库,没有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且不具有与刑法第225条规定的非法经营罪前三项行为相当的社会危害性,不具有刑事处罚的必要性。

记者注意到,在此次申请国家赔偿请求中,王力军提出,请求临河区公安局和法院向他发送书面道歉信,并在媒体上公开,予以恢复名誉、消除影响。

2017年2月4日,王力军接到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中院通知,案件于2月13日开庭再审。

2017年2月17日,巴彦淖尔中院再审改判王力军无罪。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敬波认为,原判决显示,法律制度、审批制度改革和市场的发展相比是滞后的,而粮食收购市场先行一步,在相当程度上已经放开了,但审批制度没有相应的变化,与之相配套的法律制度也没有发生变化,于是该案判决引发广泛关注。

继续收玉米,收了六七十万斤

庭审持续了一个半小时,王力军的辩护律师王殿学、张雪峰为其做了无罪辩护。王力军也向法官申请当庭宣判,但被拒绝。

再审宣判无罪,王力军和辩护人当庭表示,下一步将按照程序申请国家赔偿。同时,与案件相关的法官是否会被追责,也成为很多人心中的疑问。

当前,王力军的生活逐渐回归正轨,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他又继续干起老本行——收购玉米。

王力军的辩护律师王殿学告诉搜狐公众号《聚焦人物》:“整个庭审过程非常顺利,庭审中,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作为公诉方,认为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控辩双方都认为王力军的行为不具备刑事处罚性,王力军的行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不过在王力军的行为是否具备行政违法性上,控辩双方产生分歧。”

对此,有法律专家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中的明确规定,如案件符合“对法律、法规、规章、司法解释具体条文的理解和认识不一致,在专业认知范围内能够予以合理说明的”“法律修订或者政策调整的”等情形,导致案件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起再审后被改判的,不得作为错案进行责任追究。2016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规定》中也明确提出,法官、检察官非因故意违反法律、法规或者有重大过失导致错案并造成严重后果的,不承担错案责任。审理王力军案的法官是否被追责,要严格按照有关法律和规定来认定。

他告诉记者,自从被判无罪后,自己又可以自由收玉米了,人身自由也不再受到限制,可以自由出入临河。

公诉方认为,王力军无证收购玉米的行为具有行政违法性,但王殿学律师确认为,自2016年2月6日起,个人收购粮食已经不为“国家规定”所禁止,王力军作为农民收购粮食的行为,也非行政违法行为。

审批制度变更,农民无证收粮违法已成历史

“玉米地早就开始忙活起来了,这几天也接近尾声了。”王力军表示,从判定无罪到现在,自己总共收购了六七十万斤玉米,大概收入有一万多元。

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原审被告人王力军于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期间,没有办理粮食收购许可证及工商营业执照买卖玉米的事实清楚,其行为违反了当时的国家粮食流通管理有关规定,但尚未达到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危害程度,不具备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非法经营罪相当的社会危害性和刑事处罚的必要性,不构成非法经营罪,原判决认定王力军构成非法经营罪适用法律错误。

几年前,农民粮食经纪人因推动粮食购销流通,解决农民卖粮难,受到农民欢迎。

王力军坦言,现在,拿到这些钱,内心挺轻松的。

检察机关、王力军及其辩护人提出王力军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意见成立,最终被法院采纳。

来自河北的玉米经纪人李成成,在巴彦淖尔收购玉米已经4年了,他说:“这几年我身边大部分粮食经纪人都没有相关证件,我们收购粮食也是老百姓自愿的,他们知道我们的收购价,粮库和深加工厂这边的价格也都是公开的,但是老百姓自己算了一笔账后,还是觉得让我们收购更方便实惠。”临河区本地的粮食经纪人王玉基也说:“大部分农民家距离粮库、深加工厂都很远,他们也没有脱粒机,我们就开着车把机器运到农户家中,当场脱粒当场运走,农民们都愿意联系我们。”

如今,再审的无罪判决书已经送达到了王力军手里。他告诉搜狐公众号《聚焦人物》:“下一步将和辩护律师商量申请国家赔偿的相关事宜。今后我还要继续收玉米和其他农副产品,不能让我的车和机器烂在院子里,赚些钱养家,让日子好过些。”

“对于淀粉厂来说,粮食经纪人起到了衔接作用,像我们淀粉厂一天需要玉米1500吨左右,如果只靠农民提供,很难满足需求。在当地玉米不够的情况下,就需要经纪人从外地运输,而这些都是本地农民无法办到的。”巴彦淖尔市巴山淀粉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魏建军说。

栏目:搜狐公众号《聚焦人物》

据史永景介绍,2016年,我国取消了玉米临储政策。2016年11月,国家粮食局公布了修改后的《粮食收购资格审核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农民、粮食经纪人、农贸市场粮食交易者等从事粮食收购活动,无需办理粮食收购资格。监管权也交由粮食部门,监管粮食收购中的坑农害农、克扣水分、故意压价等行为。

作者:王晓 杨磊

王力军非法经营案已尘埃落定,在该案原审判决生效到再审判决改判生效期间,我国农民等个人主体无证收粮构成违法,实际上已走入历史。

图片 5

“法庭宣判我无罪,以后我还会继续收购玉米。”王力军说。

图片 6

责任编辑:高雅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