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有爱一幕!酋长球场的雨夜枪手胜红魔 科斯切尔尼的举动圈粉无数

0 Comment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图片 1

前一天晚上Yuna和Jane陪我们去了Lotte
World,一直到12点多钟把我们送回酒店。

阿联酋迪拜大王子马克图姆因为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33岁。马克图姆是阿联酋副总统、迪拜酋长穆罕默德的大儿子,省钱是迪拜多家银行和投资公司的主要合伙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马克图姆似乎只是一个富可敌国的年轻富豪,但是事实上,马克图姆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狂热体育迷和足球迷。他生前曾经夺得两枚亚运会的马术金牌,除此之外他还是曼联的球迷,曼城老板曼苏尔则是他的姐夫。正是因为对体育充满了热情而无心掺和政治,因此身为长子的马克图姆并不是迪拜的继承人。

图片 2

英超第30轮,在北伦敦酋长球场阿森纳2球战胜了红魔曼联,在英超积分榜上,阿森纳也反超曼联,来到了英超第4的位置上,对于枪手的球迷而言,本场比赛阿森纳的表现不错,厄齐尔和拉姆塞也都获得了首发出场的机会,锋线上拉卡泽特和奥巴梅扬的表现也不错,如果球队能以这样的状态进行下去,枪手的球迷会欣喜若狂。

俗称:粉红魔 英文名:Talbot s Damselfish 学名:Chrysiptera talboti
分布:珊瑚海、印度洋 饲养要求: 水温:24~27 PH:8.1~8.4 比重:1.020~1.025
兼容性:安全 性情:一定攻击性 最小水族箱尺寸:150 食性:杂食
体长:长达7.5 难养度:容易 种属:海水鱼类,辐鳍亚纲,鲈形目,雀鲷科
站内生物编号:800777
头部淡黄色,身体亮蓝色。小时候很活跃,可以小群饲养,但成鱼后,会变得很凶猛。
150升以上水族箱饲养,提供足够的躲藏地点。由于其成鱼后性情凶猛,与性情凶猛一些的鱼混养较为适合。不会伤害无脊椎动物或缸里设施。可以饲喂动物性饵料、植物性饵料及人工饵料。

Jane学中文有2年半了,可以简单地用中文交流。她真是一个非常非常funny的女孩子:

图片 3

斯科尔斯在赛场内外却极为低调,

图片 4

南方渔网编辑:陈如燕

– 唱歌唱得好了,她说她、Jisu和Yuna号称是公司的“FINKL组合”;

马克图姆毕业于有着“英国西点”之称的桑德赫斯特陆军军官学校,英国的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都是其校友。虽然大学期间马克图姆还专门参加了政治和经济类的课程,但是他在2002年毕业之后却无心参政,将更多的热情投入到了体育事业之中。他一天之中的大部分时间不是在骑马,就是在踢足球。他的个人官方网站上曾经有过这么一句话,“王子殿下还需要职业吗?王子就是一份工作,而他是做的最好的。”性格桀骜的马克图姆甚至还有过吸毒史,这也使得他无缘成为迪拜王室的继承人。

他将自己的运动生涯都奉献给了红魔,

比赛最后阶段,酋长球场的上空飘起了滂沱大雨,而到了补时阶段,两队的球员依然在球场上不惜体力的奔跑,特别是对于很多熬夜看球的中国球迷而言,两队都呈现出很高的技战术意识,进入到伤停补时阶段,曼联发动前场进攻,科斯切尔尼头球将球试图破坏出变线,但拉什福德奋力直追。


在游乐园她不时哼着广告歌“Lo~tte~Worl~d~”还让我跟着她学,我现在都会唱这一句;

图片 5

11座联赛冠军,2座欧冠奖杯,

两人告诉奔跑一个防一个攻,一直冲到了界外,但酋长球场的草皮外,是塑胶跑道,球员穿着钉鞋如果冲上塑胶跑动,很可能会失控打滑,受伤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会出现的情况。冲在后面的科斯切尔西做出了善意的举动,科斯切尔尼在草皮边沿附近紧紧的拉住了拉什福德的肩膀,避免其冲上塑胶跑道,也避免了其受伤的情况。


走着走着,她突然摆出一个酷姿势,然后踩着桑巴的步子就在大街上扭了起来;

相比起政治,马克图姆的经商头脑更为出色,而他的体育细胞也让人叹为观止。马克图姆具备专业马术选手的水平,2003年他就在爱尔兰举行的欧洲马术锦标赛上获得了一枚银牌。2006年多哈亚运会上,马克图姆更是一举获得了个人和团体两块马术耐力赛金牌。要知道这项比赛全程长达120公里,堪称马术比赛中的“马拉松”,那年参加比赛的33位骑手只有19人跑到了最后。值得注意的是,马克图姆的弟弟、迪拜王室的继承人哈曼丹也参赛了,但是他没能完成比赛。

是对他不懈努力的最大回报。

图片 6


她喜欢画画,Bora和她男朋友恋爱两周年的那天,她画了一套他们的漫画送给Bora,Bora把这个礼物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我看过,画得生动极了。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世界杯硝烟四起,公司里有酷爱足球的,比如John。公司离市区很远,为了节省宝贵的睡眠时间,他甚至住在公司附近的旅店里,凌晨看完球后直接来上班。

除了马术,马克图姆对足球也充满了热爱。在英国上学的马克图姆很早就成为了红魔曼联的死忠,他个人是贝克汉姆的死忠球迷,在曼联前往阿联酋拉练和参加商业赛事的时候,马克图姆都会亲自前往训练场接见。马克图姆还在迪拜组织了一个叫做“拉希德王子杯”的小型联赛,他自己组建了一支球队,又掏腰包找来了一些“陪练”。而且马克图姆也将自己所在的球队打造成了一支“山寨曼联队”,全队都按照红魔的方式进行包装,而他本人则身穿偶像小贝的红色7号球衣比赛。

图片 10

随后镜头对着科斯切尔尼很久,要知道去年欧联淘汰赛阶段,科斯切尔尼在对阵马竞的比赛时,在没有身体接触的情况下,曾扭伤了自己的右脚跟腱,因此要通过手术缺席6个月的时间,也错过了跟随法国国家队赢得世界杯冠军的机会,科斯切尔尼受伤后狠狠捶地的动作令人心碎,虽然是对手,但科斯切尔尼肯定不希望拉什福德会受到伤病的困扰,这一幕也让全场球迷为其表现爆发出掌声,镜头也长时间的聚焦在科斯切尔尼的身上。

韩国是全民看球,一点也不夸张。

图片 11

比赛结束后,没能实现零封丢掉2球的德赫亚,还是和点球攻破自己球门的奥巴梅扬拥抱,显然这一次败下阵来德赫亚心理并不服气,曼联本赛季依然可以在欧冠赛场上继续前行,但保证英超前四的位置同样很重要,本赛季的英超可谓焦点多多,利物浦和曼城在争冠形势上依然并不明朗,而谁能拿到前四的另外两个名额,依然还有很大的悬念。

公司每个人都谈论比赛,没有哪一个不参与的。即将开始的每一场比赛,同事之间都赌球:比赛之前Peter专门负责拿个小盒子和小本子登记,每个人放些钱到小盒子里作为赌注,再在小本子上写上自己的预见比分。比赛结束以后结果公布,猜对的人平分其他人的那些钱。

具备超强的经商头脑,而且是红魔曼联的死忠球迷,毫无疑问不少曼联球迷都曾经希望马克图姆可以收购曼联,让负债累累还要被格雷泽家族“吸血”分红的球队得到解脱。但是马克图姆并没有这么做,至少我们并没有等到他这么做的一天。值得注意的是,收购曼联同城死敌曼城的阿联酋酋长曼苏尔,正是马克图姆的姐夫。阿联酋王室对于体育的热爱可以说是源于骨子里的DNA,马克图姆的父亲就曾经送给退役的舒马赫一座小岛。可惜天妒英才,我们是无法看到马克图姆在体育界的更大手笔了。

值得一提的是斯科尔斯拿到的最后一座联赛冠军,

图片 12

我在仁川机场看见一个刚会走路的小宝宝,妈妈在他身上披了件红魔的方巾,宝宝的披风背后看上去,威风凛凛。

图片 13

在2011年的时候,斯科尔斯选择退役,

伤病是球员最大的敌人,有人在本该在球场上驰骋的年龄,最终却只能选择退役,令人唏嘘不已。希望球员可以远离伤病,不要因为伤病不得不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球场上永远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路上的大妈,穿的也是大红色红魔T恤,我在想如果像上海晨练的阿姨那样再背把剑,简直就帅呆了。

然而仅仅过了半个赛季,斯克尔斯就为表现欠佳的曼联选择了复出。

明洞的路边摊,卖的都是红魔
T恤,还有头巾、头箍、喇叭、粘纸纹身什么的,一口价。我买了一条头巾,打算凌晨出去秀一秀。

尽管那个赛季,复出后表现出色的斯科尔斯没能帮助曼联取得最后的胜利。

去兰芝买化妆品,除了送了很多小样,还送了我一件红色T恤和一条红头巾,促销手段真够跟得上潮流的。

2012-2013赛季,再次随队出征的斯科尔斯终于如愿所偿,

我们从Lotte
World出来已经接近零点了,在Lotte百货的外面一家Bar吃了点夜宵。周围的人都是一人一杯啤酒,桌上一盘佐餐,看大屏幕放着的足球赛。

斯科尔斯、老爵爷、曼联共同完成了那个曼联王朝时代的最后谢幕。

我其实是很喜欢路边摊的,尤其是人声鼎沸的食品小摊头。看到很多人围着一个个大排挡,而摆在面前的东西看上去那么诱人,我是绝对不会不心动的。

图片 14

可是,这次总是眼巴巴错过一个个摊位,不是我没有时间去光顾,实际上,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之前顿顿吃得太饱了。

在曼联表现极为挣扎,极度困难的今天,

午餐不算,餐后马上又去了点心铺,今天冰淇淋明天唐纳兹。现场吃一个甜甜圈不算,John又买一盒带着说是下午当我们饿了可以再吃。

笔者撰写此文,一表怀念和敬意,二则为了唤醒曼联曾经的血性和魔性。

我看上去有那么不容易吃饱么…图片 15

身体条件最差的斯科尔斯,都能将自己的长处发挥到极致,胜任球队的各种位置,将自己活成一个传奇。

晚上部门一起去吃了烤肉,又是蜷着腿的小桌子。

号称天赋禀异的天才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拼搏呢?

韩国的牛肉暴贵,这点点肉可以买家电了。是不是这个原因,大家把菜都吃得光光的?

图片 16

其实,我喜欢和我吃饭的人都吃得很香都把饭菜给吃光,喜欢别人吃东西的时候一副很好胃口的样子。比如文毅,比如大王,和她们吃饭时让我觉得自己很招人喜欢——因为我,她们才有这么好的心情、这么好的食欲。

韩国政府规定不能售酒给未成年人,但并未规定未成年人不能喝酒。事实上每一个孩子长到一定年龄,父母都会有意识没意识地教一些Table
Manners,怎样喝酒怎样敬酒怎样倒酒怎样劝酒怎样祝酒之类的。

所以,我看到的韩国人,男男女女都会喝酒,而且很能喝酒。

增加食欲的方法还有一个就是唱歌。

把调羹插在酒瓶里当做是话筒,Peter作为每次活动的主持人,说话的腔调都是一本正经的广播腔。被点名的人接过“话筒”,大大方方开始唱歌,手舞足蹈,声情并茂,大家一起给他拍手一起唱歌应和。

吃完饭一般是还有活动的,基本上不是唱歌就是喝酒。

去了一家卡拉OK恋歌房,电视液晶屏幕暴大,占了一面墙,又专门一块地方是舞池,墙上挂着三面液晶小电视。听小熊姐姐说有的恋歌房大屏幕是可以击打的,用来发泄工作压力和个人情绪,想想一边唱“哼哼哈依”一边猛锤电视里的杰伦周,多带劲啊。

只能说:人人都是麦霸,个个都抢着话筒佯装自己是Super
Star。两个孩子都满地爬的Y.M.姐,边唱边跳,舞姿都是Hip-Hop的。

一折腾,倒在床上已经凌晨一点半了。

临睡前,明洞开始异常热闹,成群结队的红魔们出动了,房间里可以听见窗外的喇叭声口号声。这天凌晨四点的比赛是韩国VS.瑞士,我把Morning
Call设在了三点半。

没多少时间电话开始催命得响,我起身打电话给Maple,她说她看球看到三点才睡下,那就不出去了。

剩我一个人了,到底还去不去?我又倒下去作挣扎状,半梦半醒之间一个激灵,立即跳起来。脖子绑上那条红魔头巾,脑袋上戴好小耳朵头箍,带着相机冲到大街上都过四点了。

跑出去有点懵,酒店门口人也没有,问都没法问我该去哪看球。

定了定神,竖起我自己的两只小耳朵,仔细辨认人声鼎沸的方向。结果证明我的听觉非常敏锐,走了七八分钟,我顺利来到了市厅那条主干道。

场景是密密麻麻的人,坐满了整整一条路,穿着红衣服,手拿塑料道具,精心打扮过。

隔了八百里,有一大屏幕,我这近视眼,看也看不着。

真的是密密麻麻的人,我努力走到当中那段,再也过不去了。

手臂上和脸上贴着彩绘的、顶上一头红狮子毛发的、脸涂得恰似银角大王的、嘴巴和手指甲脚趾甲一样血红血红的……

头上戴头箍的,没有我那两只小浣熊的耳朵,而是小小牛角会发光。

还有一老弟胸前挂一大鼓,和舞台上表演的大鼓一模一样,不知他上哪搞来的。

盘腿坐平地上,连个台阶的高度也没有,所以每个人都伸长了脖子往前看。

可是,尽管这样,也没有一个人站着看。看到有一个朋友身体向前多倾了些,他身后好多人手挥“大棒”朝他背上打,他也不回头埋怨,乖乖地把抬高的屁股放下了。

我站在人行道的一角,本来斜看过去的视线正好,一眨眼平地冒出颗大头:一个家伙把一条红毛巾都裹着脑袋,两端分别在耳朵上打成疙瘩——所以,我相机拍下来的就是这颗大毛巾。

电视里的比赛如火如荼,场外的观众也热火朝天。

最多的是一大帮同学朋友一起来看球的,有的是恋人一起来的,还有的是爸爸带着小女儿一起来。

红魔有统一的口号、歌曲、击掌、手势。

去Lotte
World的那天,我听到一首很欢快热烈的歌,原来就是红魔的队歌。“OH!必胜!Korea!”这个调,简单好记,琅琅上口。

有人起个了头,大家一起喊口号“대한민국!”
伴随着整齐划一的节奏和敲打,一阵又一阵,非常有气魄,非常团结。

天渐渐亮了,上半场韩国0:1被灌了一个球,中场休息时有小姑娘站起来放焰火。下半场一开始,呼喊声口号声更加响亮了。

瑞士队在韩国队禁区内频频射门,每一次周围的韩国观众都特别紧张,一旦球侥幸没有进,他们立即拍着胸口送了一口气,虽然听不懂他们口中感叹的是什么,但我猜也猜得出是“乖乖隆的咚!”的意思。

很明显,局势上瑞士队压倒性盖过韩国队,越往后大家的精神越不振奋了。

比分定格在“0:2”时,人人表情都很沮丧,我看见有小姑娘哭了。

我心里是偷偷希望瑞士队胜出的,可我不敢当他们面说,因为我老觉得韩国队日本队沙特队是在霸占人家角逐世界杯的位子,但看到老百姓们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还是有点不好受的。

唉,不知道等我孙子满地爬的时候,我能不能看到咱们中国队英勇冲进十六强呢。

返回酒店路上,看见银行台阶上靠着的那老兄:我来的时候他在睡觉,我回去的时候他还闭着眼睛在睡觉!

回来以后总结一下,我觉得韩国之行有两件事是给我最深印象的:一件是晚上兜Lotte
World,另一件是凌晨跑去看球。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