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剖析库布其治沙形式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专业·产业·事业——解读库布其治沙模式 中国林业网 来源:新华网 打印本页
专业·产业·事业——解读库布其治沙模式
八月的库布其,被纵横交错的绿色切割,宁静中透着些许清凉。第四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全球数百名专家的目光,再次聚焦于一个叫亿利资源的企业。
从被动防沙,到主动治沙;从开发沙漠产业,到发展公益可持续事业,25年间,亿利资源沿着做精专业、深挖产业、奉献事业的轨迹逐阶而上,除5000多平方公里的荒漠绿化面积,一条集防沙治沙用沙于一体的循环沙产业链外,其开创的库布其模式,更为全球荒漠治理提供了路径和样本。
从盐厂长到沙专家
时光倒流回1988年。时年28岁的王文彪,在众人怀疑和不解的目光中,来到库布其盐场,当上了这个濒临破产的盐场的厂长。
盐场位于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腹地,储量丰富,供不应求。可这个鬼地方,埋着黄金也运不出去:1.68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围在盐场四周,60公里的直线距离,需绕道350公里。辛辛苦苦挣来的几个血汗钱,全耗在了路上。
王文彪说服同事,开始在沙漠里修路。半年之后,一条65公里长的穿沙公路终于修通。谁知一场大风刮过,刚修好的路就消失了。
从小在沙漠里长大的王文彪知道,沙漠是头倔驴,只有摸清它的脾气,顺毛摸,它才听你的话。王文彪决定换个方法,先种树,再修路。
从此,盐场成了实验室,厂长成了科学家:网格栽培、瓶装种植、导管滴灌单是抗沙植物,王文彪就试验了20多种,直到一种叫甘草的植物被发现。
甘草是一种中药材,在库布其沙漠长得很好。王文彪他们沿着原先的路基,种了近20万亩以甘草、沙柳、杨树为主的绿化带。
一年以后,长65公里、宽10公里的绿化带成形了,王文彪轻松地将公路从沙漠手中抢了回来,这次再也不用担心路被风吹跑了。
公路一通,盐源源而出,钱滚滚而来,盐场成了聚宝盆,硫化碱的市场占有率迅速达到世界第一。
由盐场化身而来的亿利资源,如今已成为全球治沙科技高地:组建国际生态科学家联盟,在以色列合作建设生态经济技术研究中心;引进、创新100多项沙漠种植技术,培育了沙柳、甘草等20多种免耕无灌溉耐寒耐旱经济植物;水气法种植沙柳、柠条,每亩成本降低1800多元,成活率由20%提高到85%以上。
绿化变沙为土 产业点石成金
路通了,钱来了,可最让王文彪兴奋的,却是修路时无心插柳的副产品:穿沙公路两边的甘草、沙柳,每年至少为企业带来几百万元的效益!
初尝生态甜头的亿利人,第一次把目光从盐场移向漫漫黄沙:昔日面目狰狞的沙漠,居然比盐场还能赚钱!
王文彪决定复制成功:生产每吨盐,提取5元育林基金,修建纵横交错的公路。公路修到哪里,绿化跟到哪里。绿遍库布其的草木,就是企业取之不尽的财富源泉。
于是,就有了规模浩大的南围、北堵、中切割治沙工程。沙漠南缘:人工围栏封育固沙;北缘:建设长242公里、宽20至60公里生态屏障;中间:建500公里穿沙公路,把库布其切成若干作业区块,沿路通电、通水、扎网格,种树、种草、种药材,以路划区,分割治理。
绿色,如浸在纸上的油滴,在沙漠中快速扩展。25年时间里,通过种树、种甘草、建锁边林,亿利资源共绿化了5000多平方公里的沙漠,占整个库布其沙漠面积的1/3。
与绿色蔓延相随的,是产业链的不断加粗拉长:以甘草为原料的沙漠天然药产业、以刈割沙柳为动力的生物质能源产业、以绿色为卖点的沙漠旅游观光产业、以沙粒为主材的新型材料产业迅速崛起,并成为公司的支柱业务。
沙漠,在产业的魔力下点石成金。如今的亿利集团,总资产已达600多亿元,市值接近1000亿元。王文彪坦承:其实,种下第一棵树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生态产业经济的种子,现在只是收获而已。
把库布其模式推广到那些需要它的地方
以沙起家的亿利资源,最近有两件壮士断腕的事引发关注:关闭净资产达8亿元的盐场;捐资总资产30%永续收益,持续治沙。
王文彪解释:关闭有污染的盐场,是为了发展全绿色生态经济;长效财务安排,保障了沙漠生态公益事业的可持续发展。要破蛹化蝶,从经济产业型向社会责任型过渡。
亿利资源改善了一片生态,提高了一方民生,但最值得骄傲的,是形成并输出了一个成功的模式库布其模式。王文彪说,这个模式的内涵,就是生态、经济、民生同赢共兴,自然、企业、社会和谐共处的可持续发展。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如今的鄂尔多斯,参与治沙的企业已达50多个,造林大户2500多家,植树造林占到地区面积的80%。北京延庆,河北怀来、赤城,也纷纷邀请亿利参与合作,按库布其模式防治荒漠、修复生态。
而作为全球治沙领域的中国品牌,库布其模式已成为一些国家治理沙漠的教科书。
参加论坛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席阿齐姆施泰纳说,库布其模式是一个有效的治理荒漠化的方式,它给了我们一条路径,让我们明白在全球范围内如何做好荒漠化防治,如何能够把美好的愿望变成现实。
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秘书长吕克尼亚卡贾说,库布其沙漠曾经是死亡之地,现在变成了生机勃勃的绿洲。我们在库布其找到了能解决挑战的方案,世界各国都应该对此加以认真研究。希望库布其模式能够推广到那些需要它的地方。

图片 3

八月的库布其,被纵横交错的绿色切割,宁静中透着些许清凉。第四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全球数百名专家的目光,再次聚焦于一个叫亿利资源的企业。从被动防沙,到主动治沙;从开发沙漠产业,到发展公益可持续事业,25年间,亿利资源沿着做精专业、深挖产业、奉献事业的轨迹逐阶而上,除5000多平方公里的荒漠绿化面积,一条集防沙治沙用沙于一体的循环沙产业链外,其开创的库布其模式,更为全球荒漠治理提供了路径和样本。从“盐厂长”到“沙专家”时光倒流回1988年。时年28岁的王文彪,在众人怀疑和不解的目光中,来到库布其盐场,当上了这个濒临破产的盐场的厂长。盐场位于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腹地,储量丰富,供不应求。可这个鬼地方,埋着黄金也运不出去:1.68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围在盐场四周,60公里的直线距离,需绕道350公里。辛辛苦苦挣来的几个血汗钱,全耗在了路上。王文彪说服同事,开始在沙漠里修路。半年之后,一条65公里长的穿沙公路终于修通。谁知一场大风刮过,刚修好的路就消失了。从小在沙漠里长大的王文彪知道,沙漠是头倔驴,只有摸清它的脾气,顺毛摸,它才听你的话。王文彪决定换个方法,先种树,再修路。从此,盐场成了实验室,厂长成了科学家:网格栽培、瓶装种植、导管滴灌……单是抗沙植物,王文彪就试验了20多种,直到一种叫甘草的植物被发现。甘草是一种中药材,在库布其沙漠长得很好。王文彪他们沿着原先的路基,种了近20万亩以甘草、沙柳、杨树为主的绿化带。一年以后,长65公里、宽10公里的绿化带成形了,王文彪轻松地将公路从沙漠手中“抢”了回来,这次再也不用担心路被风吹跑了。公路一通,盐源源而出,钱滚滚而来,盐场成了聚宝盆,硫化碱的市场占有率迅速达到世界第一。由盐场化身而来的亿利资源,如今已成为全球治沙“科技高地”:组建“国际生态科学家联盟”,在以色列合作建设“生态经济技术研究中心”;引进、创新100多项沙漠种植技术,培育了沙柳、甘草等20多种免耕无灌溉耐寒耐旱经济植物;“水气法”种植沙柳、柠条,每亩成本降低1800多元,成活率由20%提高到85%以上。绿化变沙为土产业点石成金路通了,钱来了,可最让王文彪兴奋的,却是修路时“无心插柳”的“副产品”:穿沙公路两边的甘草、沙柳,每年至少为企业带来几百万元的效益!初尝生态甜头的亿利人,第一次把目光从盐场移向漫漫黄沙:昔日面目狰狞的沙漠,居然比盐场还能赚钱!王文彪决定“复制”成功:生产每吨盐,提取5元育林基金,修建纵横交错的公路。公路修到哪里,绿化跟到哪里。绿遍库布其的草木,就是企业取之不尽的财富源泉。于是,就有了规模浩大的“南围、北堵、中切割”治沙工程。沙漠南缘:人工围栏封育固沙;北缘:建设长242公里、宽20至60公里生态屏障;中间:建500公里穿沙公路,把库布其切成若干作业区块,沿路通电、通水、扎网格,种树、种草、种药材,以路划区,分割治理。绿色,如浸在纸上的油滴,在沙漠中快速扩展。25年时间里,通过种树、种甘草、建锁边林,亿利资源共绿化了5000多平方公里的沙漠,占整个库布其沙漠面积的1/3。与绿色蔓延相随的,是产业链的不断加粗拉长:以甘草为原料的沙漠天然药产业、以刈割沙柳为动力的生物质能源产业、以“绿色”为卖点的沙漠旅游观光产业、以沙粒为主材的新型材料产业迅速崛起,并成为公司的支柱业务。沙漠,在产业的魔力下“点石成金”。如今的亿利集团,总资产已达600多亿元,市值接近1000亿元。王文彪坦承:“其实,种下第一棵树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生态产业经济的种子,现在只是收获而已。”“把库布其模式推广到那些需要它的地方”以沙起家的亿利资源,最近有两件壮士断腕的事引发关注:关闭净资产达8亿元的盐场;捐资总资产30%永续收益,持续治沙。王文彪解释:关闭有污染的盐场,是为了发展全绿色生态经济;长效财务安排,保障了沙漠生态公益事业的可持续发展。“要破蛹化蝶,从经济产业型向社会责任型过渡。”“亿利资源改善了一片生态,提高了一方民生,但最值得骄傲的,是形成并输出了一个成功的模式——库布其模式。”王文彪说,这个模式的内涵,就是生态、经济、民生同赢共兴,自然、企业、社会和谐共处的可持续发展。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如今的鄂尔多斯,参与治沙的企业已达50多个,造林大户2500多家,植树造林占到地区面积的80%。北京延庆,河北怀来、赤城,也纷纷邀请亿利参与合作,按库布其模式防治荒漠、修复生态。而作为全球治沙领域的“中国品牌”,库布其模式已成为一些国家治理沙漠的“教科书”。参加论坛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席阿齐姆·施泰纳说,库布其模式是一个有效的治理荒漠化的方式,它给了我们一条路径,让我们明白在全球范围内如何做好荒漠化防治,如何能够把美好的愿望变成现实。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秘书长吕克·尼亚卡贾说,库布其沙漠曾经是死亡之地,现在变成了生机勃勃的绿洲。“我们在库布其找到了能解决挑战的方案,世界各国都应该对此加以认真研究。希望库布其模式能够推广到那些需要它的地方。”(记者令伟家、王思北)

图为植树工人在演示甘草平移机械化种植技术,甘草从竖着长改为横着长,绿化覆盖面积从0.1平方米扩大到1平方米。记者刘慧摄

一天、一月、一季……25年,一个沙漠盐场,一步一步,发展成国际领先的治沙企业;一寸、一尺、一亩……5000多平方公里荒漠,一点一点,从漫漫黄沙变成绵绵绿洲;鄂尔多斯、北京、联合国……库布其的脚步,一声一声,从沙漠深处,踏响长城内外、地球东西。7000人的队伍,25年的时间,5000平方公里的绿洲,上千亿元的产业,这一组枯燥的数字,串起的是一张在国际上响当当的“中国名片”——库布其治沙模式。25年间库布其沙漠三分之一成绿洲黄河穿过宁夏,一路北上,在广袤的内蒙古中部,写下一个大大的“几”。这个“几”字内侧的顶部,就是漫漫的库布其沙漠。黄河似弓,沙漠如弦,这片1.86万平方公里的沙漠,是我国第七大沙漠,也是十几万库布其人的家园。25年前,一个叫王文彪的年轻人,带着一支团队,开始在库布其沙漠修路种树。25年间,汗水浸透沙漠,泪水滋润苗木,心血灌溉绿洲。25年后,库布其沙漠的三分之一,被纵横交错、总面积超过5000平方公里的绿色分块切割。王文彪带领的那支团队,也从一个沙漠小盐场,发展成为市值近千亿元的现代企业——亿利资源集团。库布其治沙的脚步,传遍了内蒙,传出了中国,传到了联合国的殿堂。2007年,近百名全球治沙精英汇集到库布其七星湖畔,开启了第一届库布其沙漠论坛,并将此地作为论坛的永久会址。两年一届的论坛,动静和反响越来越大。到2013年第四届时,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相继加入主办方行列,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来电致贺。论坛成为联合国组织牵头主办的全球唯一的国际性沙漠论坛。2013年9月24日,在纳米比亚召开的联合国“世界防治荒漠化大会”上,库布其再次成为焦点,王文彪获得联合国首届“全球治沙领导者奖”。今年4月22日,第45个世界地球日之际,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将库布其沙漠生态治理区确立为全球沙漠“生态经济示范区”,并把它作为全球首个荒漠化地区生态系统的研究对象,进行科学评估。可持续商业治沙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组织和190多个缔约国代表认为,库布其荒漠化防治为世界树立了典范,创造了“市场化、产业化、公益化”的治沙经验,探索出一条“治沙、生态、民生、经济”平衡驱动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下面的数据,也许能形象地反映出库布其“四轮驱动”的平衡发展模式:通过种树、种甘草、建锁边林,亿利资源共绿化了5000多平方公里的沙漠,占整个库布其面积的近1/3,相当于七八个新加坡的面积。建成了200多公里的沙漠生态绿色屏障,使京津冀地区的沙尘暴明显减少。降水量从不足70毫米发展到2013年的300多毫米,多年不见的仙鹤、狐狸等野兽开始出没。沙区农牧民除了有偿租赁、以沙入股获得收益外,数万农牧民每年仅生态建设工程的劳务收入就可达3亿多元。统计显示,亿利资源治沙和发展沙产业使当地牧民的年均收入在近10年间增长了7倍。和绿色蔓延相随的,是亿利资源产业链的不断加粗拉长。沙漠,在产业的魔力下“点石成金”,防沙治沙—生态修复—土地整治—产业开发的沙漠生态经济循环产业体系正形成:沙漠阳光发电,沙柳、柠条作肥料,沙漠甘草、红枣、苁蓉源源不断输送到全国各地。沙漠生态事业,只有在市场的魔棒下,才能跳出美丽的舞步。正如王文彪所说,可持续商业治沙模式,在西部地区取得的成功实践,是中国防沙治沙的一项重要成果,也为世界防沙治沙起到很好示范。把“治沙连锁店”开到全球“亿利资源改善了一片生态,提高了一方民生,但最值得骄傲的,是形成并输出了一个成功的模式——库布其模式。”王文彪说,这个模式的内涵,就是“生态、经济、民生”平衡驱动,自然、企业、社会和谐共处的可持续发展。今年初,亿利资源和张家口市签署了“河北坝上生态屏障工程”战略合作协议,库布其模式在京张地区萌出新芽:30000亩的绿化总面积于6月底顺利完成,一期春季造林工程如期竣工,二期雨季造林工程也马不停蹄地全面开展。京张生态走廊的建成,将使张家口地区实现生态修复、经济增长和改善民生的三赢目标。远在南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也响起了库布其人的脚步声。今年4月22日,亿利资源新疆生态建设团队联合当地大学生、社会环保人士走进塔克拉玛干沙漠,开启了南疆生态修复建设工程。经过一个月的奋战,数百万棵甘草、沙柳、新疆杨、沙拐枣在30000亩塔克拉玛干沙漠生根发芽。库布其的“连锁店”,也开始走向世界。在去年的世界防治荒漠化大会上,王文彪就明确表示,非常渴望与非洲在荒漠化防治领域交流经验,展开合作。“我希望在库布其发起的全球荒漠化治理行动能在非洲生根发芽,并希望防沙治沙能成为中非第二条‘坦赞铁路’”。

图为库布其生态光伏示范基地,采用生态光伏治沙技术,板上发电,板下种草,板间养羊。记者刘慧摄

烈日炎炎。距离北京800公里的内蒙古库布其沙漠,沙柳、杨树、樟子松、胡杨等沙漠耐旱植物郁郁葱葱,在一个个低缓的沙丘周围形成一道道绿障;七星湖在耀眼的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偶尔有天鹅在湖面低飞。沙漠、绿洲与湖泊,相得益彰、相映成趣。经过近30年的治理,库布其沙漠已经由飞鸟难越的死亡之海变为鸟语花香的绿洲。世界治沙看中国,中国治沙看库布其。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认为,库布其治沙取得成功的关键,就是坚持不断地创新,与时俱进地创新,分秒必争地创新,技术、机制和理念方面的创新成为库布其治沙模式的核心价值。科技创新:为沙漠治理提供技术支撑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大大提高了治沙效率,库布其1.8万平方公里沙漠,已经绿化6000多平方公里在一个骄阳似火的下午,在库布其沙漠腹地一块平缓的沙地上,68岁的植树工人板定开着一辆拖拉机,向来访者演示甘草平移机械化种植技术,甘草苗随着栽植机移动被横着深埋在沙地中。这些横着生长的甘草苗慢慢滋生根孽,绿化沙漠面积能达到1平方米内,比竖着长的甘草苗绿化面积扩大10倍。甘草是一种生长在沙漠中的中药材,具有根瘤固氮的作用,亿利资源利用这种新技术,不仅绿化了沙漠,还建立起甘草药业产业链,修复了土地,带动了农牧民脱贫致富。亿利资源集团库布其生态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美飞几十年来一直矢志不渝地研发沙漠绿化种植技术,从第一代酒瓶插柳技术,到水气种植法、螺旋钻种植法、节水容器种植法、甘草平移种植技术、网格治沙技术等100多项技术。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大大提高了治沙效率,库布其1.8万平方公里沙漠,已经绿化6000多平方公里;沙尘天气逐年减少,年降雨量逐步增加;生物多样性复苏,100多种已经消失的野生动物重现沙区。在王文彪看来,库布其沙漠就是一个创新的大平台,依靠科技创新“向沙要绿、向绿要地、向天要水、向光要电”。亿利资源已经累计投资超过10亿元支持治沙技术和生态产业技术的研发,建立了全球第一所企业创办沙漠研究院,建成中国西北最大的种质资源库,培育了1000多个耐寒、耐旱、耐盐碱的生态种子,成为全球拥有治沙专利技术最多最先进的企业。今年6月份,联合国环境署和亿利公益基金联合在库布其成立了“一带一路”沙漠绿色发展创新中心,它的成立,必将推动库布其科技创新走上更高一个层次,推动库布其治沙模式走向世界。机制创新:政府、企业与农牧民紧密合作亿利资源集团通过巧妙的制度设计,形成政府、企业和农牧民三方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哪里有沙漠,哪里就有贫困。沙漠治理必须与扶贫统筹推进。王文彪认为,库布其治沙取得成功,还得益于建立了“政府政策性支持、企业产业化投资、农牧民市场化参与、生态持续化改善”的四轮驱动机制。在库布其沙漠治理过程中,政府起到政策性引导作用。公路、水、电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项目的实施,都离不开各级政策的支持。亿利资源在流转沙漠的过程中,因为沙漠承包期限较短影响沙漠治理的长远统筹规划,当地政府正在全力出台规划和政策,努力把沙漠承包期限延长至50年至70年。企业始终是库布其沙漠治理过程中商业化投资的主力。上世纪80年代,王文彪作为库布其沙漠腹地一家盐厂的负责人,为了防止沙漠侵蚀盐厂,决定从每吨盐的收益中拿出5元钱来种树,从而开启了绿化沙漠的征程。现在,亿利资源集团成立亿利公益基金,每年拿出公司的一部分收益从事沙漠治理,并且吸引泰达、正泰、泛海等大企业到库布其沙漠投资,利用沙漠中广袤的土地资源、光热资源和生物资源,发展沙漠生态产业,形成沙漠治理和生态产业开发的聚集效应。农牧民市场化参与为库布其沙漠治理提供了源源不竭的动力。在库布其生活的很多农牧民都与亿利资源集团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依靠沙漠治理实现了脱贫致富。杭锦旗独贵塔拉镇道图嘎查牧民板定从小深受沙漠之害和贫困之苦,他把家里1000多亩沙漠转租给亿利资源公司,一次性获得了二三十万元租金,他在亿利资源公司种树种甘草,每年有十几万元的收入。在治沙过程中,亿利资源通过巧妙的制度设计,把政府、企业和农牧民有机融合在一起,形成三方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在库布其亿利生态光伏园区,板上发电,板下牧草、甘草生长茂盛。亿利太阳能办公室主任田俊庭说,公司在生态光伏项目建设过程中,采取“公司+农户”“农户总承包”等扶贫机制,与杭锦旗57个建档立卡贫困户签订了扶贫协议,把光伏板组件清洗工作和板下种植养护工作承包给当地贫困户。参与这一扶贫工程的贫困户今年可全部实现脱贫甚至致富。理念创新:把沙漠负资产变为创业资本治理沙漠不仅是公益事业,还要考虑经济性,要尊重自然规律、经济规律和产业规律沙漠是一个特殊的自然景观。当很多时候沙漠被看作挑战和难题的时候,亿利资源却把它看作自然资本,持续不断地进行开发利用,把沙漠负资产变成能产生GDP的绿色资产,实现了生态治理与经济同步发展。王文彪认为,治理沙漠不仅是一项公益事业,还要考虑经济性,要尊重自然规律、经济规律和产业规律,把“绿起来”与“富起来”相结合、生态与产业相结合、企业发展与生态治理相结合,推动绿色经济发展,解决当地的环境治理、经济发展与就业创业等问题,实现“治沙、生态、产业、扶贫”均衡发展。该集团创造出“生态修复、生态牧业、生态健康、生态旅游、生态光伏、生态工业”六位一体的产业体系,发展起一二三产业融合互补的沙漠生态循环经济。同时,大力发展教育扶贫,阻断贫困代际传播。王文彪的探索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库布其沙漠通过生态产业带动,实现了“输血型”救济向“造血型”扶贫的转变,近30年累计带动库布其沙漠所在的杭锦旗、达拉特旗、准格尔旗以及新疆阿拉尔、甘肃武威等沙区10.5万名群众彻底摆脱了贫困,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直接脱贫3.6万人。库布其所在的杭锦旗去年摘掉戴了多年的“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现在,亿利资源又在探索把“绿洲”变为“良田”的可能性,提升沙漠改良土地的附加值。在库布其6000多万亩绿地上,已经形成了300余万亩无公害、无污染、无农药、无化肥的优质有机土地。目前亿利资源已经在沙漠绿地上开发出5万多亩沙漠有机良田进行实验示范,种植西瓜、甜瓜、茄子、青椒等有机农作物。此举将进一步带动库布其沙漠生态产业发展和沙区群众脱贫。库布其治沙模式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肯定。2014年库布其沙漠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确定为“全球沙漠生态经济示范区”。今年6月份,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索尔海姆在考察了库布其治沙成果之后认为,应该重视和重新认识沙漠,兴沙之利,避沙之害。他希望把库布其治沙模式介绍给“一带一路”沿线饱受沙漠之苦的非洲、中东、中亚等地区各国,让世界分享库布其治沙经验。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