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那些年,我们出去混的日子

0 Comment


图片 1

阵阵微风吹过,杨明哼着小曲,顺着山崖上的小路走了下来。看了看身后的药篓,今天上山的收获很不错,起码半个月不用上山采药了!

图片 2

 
 难得一个艳阳天,心情格外激动,出去走走停停的欲望难以压抑,平时的工作时间真的纯属于工作,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仿佛永远都无法停歇,合理调配后显得好多了,不过还是不忍心多空出几分钟拿来闲暇。

内容摘要:日前,走进富源县胜境街道洞上社区秧田洼两个辣椒收购点和500亩辣椒种植基地,一辆辆装满成熟辣椒的三轮摩托车、拖拉机、小型货车日前,走进富源县胜境街道洞上社区秧田洼两个辣椒收购点和500亩辣椒种植基地,一辆辆装满成熟辣椒的三轮摩托车、拖拉机、小型货车来回穿梭,辣椒种植户正在将一个个成熟的火红辣椒采摘下来装进背箩、箩筐,从他们的笑容中可以看出,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刚拐过一个弯,杨明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一点白。仔细一看,谁家姑娘,胆子这么肥,敢在这里方便!看着那一抹耀眼的白花花,杨明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Food is the most primitive form of comfort

 
 周末,曾经是个安静,睡懒觉的代名词对于我这种黄金宅女,虽然内心时常也会躁动,不过很显然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度过一天也是很惬意的,睡个懒觉,打扫下卫生,洗洗衣服,炖个汤,炒个合胃口的小炒肉,那辣椒味儿十足的感觉棒极了,穿透着味蕾里的每一个细胞,仿佛寂静的深夜划过一颗流星,虽然短暂但非常美好,抑或是漆黑的夜里划过的一道闪电,响彻云霄又是无比刺激……

“我家今年种了8亩高原红辣椒,由于中期管理得好,辣椒总体长势较好,现在大部分都成熟了,每隔三四天就要采摘一次,每次1000多公斤,自己一家人根本忙不过来,每次采摘都要请三四个人帮忙。”辣椒种植户马早芬边将采摘好的辣椒装进三轮农用车边高兴地说。

仔细一看,这女孩子杨明认识,正是村长的女儿丁小燕。丁小燕可是十里八村的大美女,人称杨洼村一枝花。杨明没想到自己居然能看到这么美妙的一刻。

早上收到同事的儿童节礼物,内心深处充满对这个世界的感恩。放假前,远方的好友满心欢喜地说:抱抱,我们还小,我们过六一儿童节,送你个娃娃。我也一脸童真的买了两个储钱罐,那个时候特别想给某人过六一。

 
 生活给予我们各种平淡的同时又冲刺着各种新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并不觉得孤单。我想生命的意义是保持真我地走完这一生,然后回望过去并不觉得遗憾,此生足矣……现在的感慨貌似为时过早,因为下半生的路还漫漫,不过光阴似水,流水如梭,弹指一挥间长大了,结婚生子了,人生不在乎就这么几条轨迹可循,包容的世界里也容许单身,不婚,其实不管状态如何,保持内心的平静和充实就够了,也不枉费这往返的周遭。

“辣椒刚成熟的时候,每公斤可以卖到5元钱,随着大量的辣椒成熟和上市,现在只能卖到3元了,8亩辣椒全部采摘卖完,预计收入7万多元。”说起高原红辣椒种植带来的实惠,马早芬的儿子非常高兴。

激动之下,杨明不自觉的又往前走了两步,突然,杨明的脚踩在了一段干枯的树枝上,树枝断裂发出的清脆响声,在此刻显得是如此刺耳。

虽已到而立之年,却依然有天真。不想去想着什么经营,不想去想着什么后果,现在就是想这样放纵着自己,放纵自己去享受初识的喜悦与美好,放纵自己去感受他带来的阳光与快乐,遵循着自己的内心的感觉。

 
 骑着单车,脚撬动踏板的那一瞬间,心灵得到了解放,原来释然如此之快,有种说不出来的愉悦,敢于把自己从牢笼里释放出来的人能感觉到生命的真谛:自由!

“我种植辣椒已经有10多年了,经过不断摸索和积累,在辣椒种植方面有了一些种植技术和经验。经过反复的品种试验,多次外出学习考察后,结合洞上社区土壤环境、气候条件、水质资源、交通区位优势等,从北京农科院选购了高原红辣椒品种进行种植。”谈起辣椒种植产业,胜境街道洞上社区党总支书记张小伍总是信心十足,“一个新品种的引进种植,主要是看种植后能否给群众带来增收,为最大限度确保群众增收致富,我们通过成立益佳农牧专业合作社,采取流转土地集中种植的方式,连片种植了70亩高原红辣椒,并辐射带动73户农户种植红辣椒,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0户。”

“谁?”丁小燕大惊之下,一把提起了裤子,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

我们总是像智者一样去劝慰别人,却像傻子一样折磨自己,这世上哪有什么伤心事,只是很多时候跟自己过不去的往往是自己。
​心有透明才会春暖花开,人生如此而已。有时候,生活就是要逼自己变得逆来顺受,宠辱不惊。

I am free!

为指导和帮助农户种植好高原红辣椒,最大限度让农户增产增收,益佳农牧专业合作社通过免费为农户提供种子、种子技术指导、联系收购商等方式,极力破解辣椒种植农户种植过程、中耕管理、成熟辣椒销售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真正让农户种得放心、卖得舒心。

杨明哪还敢逗留啊,转身就跑。刚跑两步,脚下一滑,加上刚刚跑动时的惯性,身体直接朝着悬崖边飞了过去……

图片 3

图片 4

今年,洞上社区种植高原红辣椒500亩,实行“农业专业合作社+基地+建档立卡户”村社一体化经营和农户自主种植经营管理,采取基地流转农户土地或由农民自己种植的方式,进一步盘活农村土地资源和富余劳动力,助力辣椒、魔芋、中药材等1200余亩特色农业产业发展,帮助当地农户就业10余人,每人每天收入80余元。

“完蛋了……”这是杨明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这山崖这么高,摔下去,还有命活吗?杨明心中那个悔啊,早知道就不偷看了,现在好了,偷看了两眼,把自己的命还搭进去,真不值当。自己才二十岁呀,还没结婚生子,难道就这么完蛋了。

阳光明媚的日子,约上好友,我们出去走走。接纳不完美的自己,接纳生活!

丁小燕也吓了一跳,刚刚她隐约看到那个偷看自己的人正是村里的杨明。看到杨明掉落山崖,丁小燕心里一阵后悔,早知道对方会掉下去,她就不会大叫了。

呼呼的风从耳边吹过,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嘭”的一声,摔在地上,杨明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明感觉有个温热的身躯紧紧的贴在自己边上,艰难的睁开眼镜,杨明顿时惊呆了:好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简直像是从画里出来的一般。即便是跟丁小燕比起来,也要好看无数倍。最主要的是,她身上只盖着一件薄纱,完全是透明的,杨明忍不住吞咽了口口水,太诱人了,这里就是天堂吗?老天待自己不薄啊!

“仙女姐姐?”杨明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很快,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听到有人叫她,慢慢的坐了起来,原本盖在她身上的轻纱,瞬间滑落。杨明的喉结动了几下,恨不得此刻自己多生几双眼睛,完全看不够啊。

“难道,老天爷知道我是处男就死了,专程补偿给我的?”这么想着,杨明大着胆子,一把抱了上去,双手也顺势抓住了女子胸前的那两团饱满……这一瞬间,杨明觉得自己死的真值!

怀中的女子,不但没有反抗,反而十分配合杨明的动作,很快,杨明就压在了女子那美妙的身躯上,就在杨明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那女子突然开口了,“恩公莫急!”

“这会儿我能不急吗?”杨明说着,就又对着女子的那樱桃小嘴亲了上去……

身下的女子美目看了杨明一眼,然后忘情的跟杨明亲吻在了一起。很快,杨明的舌头伸进了女子的口中。

突然,杨明感觉有一个圆滚滚的珠子滑入了自己嘴中,混合着唾液,直接就被杨明吞了下去!

杨明大惊,赶紧坐了起来,伸手就要把那珠子抠出来。这个时候,那女子终于开口了:“恩公,前世你用这颗珠子救了我,现在我是来报恩的!”

“报恩?你塞进我嘴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杨明不解的问道。同时感受了一下,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恩公,那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东西啊……”女子娇羞的说着,将那原本滑落的轻纱重新裹在了身上。这种异样的诱惑,杨明哪还忍得了啊,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女子边上,直接就把她抱在了怀里,亲吻了下去……

“恩公,现在不行的……以后,我还会来找恩公的。”女子剧烈的挣扎着,杨明突然感觉怀中的女子慢慢的变的虚无……

杨明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躺在了一个河边,这个地方怎么这么陌生呀。

自己难道没有死?杨明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他忍不住“哎哟”一声叫了起来。

看来自己是真的没有死,自己竟然还能活着,那仙女的事情究竟是自己在做梦,还是自己的鬼魂真的已经到了阴间?

这个地方肯定没有来过,杨明抬眼望去,发现这里远处是一片野山楂林。

他走到山楂树林跟前,看着遍地的野山楂树,不由得喜出望外,野山楂现在正是收获的季节,村里人也有到山上采摘野山楂的。只是山上的野山楂已经不多了,就算跑了一天,能搞个三五斤就不错了。

野山楂营养价值很高,不但可以生吃,还可以泡茶,还可以做饮料。

镇上就有专门收购野山楂的,收购价一斤可以在十块以上。

野山楂和现在种植的山楂不一样,一斤顶种植的山楂三四斤的价钱。

杨明看到眼前这么大一片山楂地,够自己忙好长一段时间了。现在找到了致富的门路,可是自己也要回家呀,杨明不知道自己昏过去多久了,手机也没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

杨明要找到回家的路呀,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灰蒙蒙的,找不到太阳,如果能看到阳光也许他还能找到方向。

杨明凝神往前看去,奇怪,刚刚看还是峭壁,现在看怎么是自己的村子了。

杨明收回了眼神,发现自己面前还是峭壁,晕!难道自己真的有异能了?

他又实验了几次,确定了自己已经拥有了透视异能,只要凝神看一种东西就可以透视。

杨明终于用透视眼找到了回家的路,这一片竟然是原始森林,走出去就是一条河,河对岸就是西风山,而丁小燕就是在西风山放羊的。

这片原始森林从来都没有人来过,因为杨洼村有个传说,说这里面有鬼有野兽。

说无论是谁到这片森林都不能活着出去,所以这里也就成了一片禁地。

杨明走到小河边,这条河大概十米左右,过了河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了,他毫不犹豫的游了过去。

杨明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走到西风山上,他要看看丁小燕回家没有。

他还以为自己就是刚刚从山上掉下来的呢!其实他昏迷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天一夜,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很远杨明就看到了丁小燕,丁小燕正坐在一个石头上发呆,她这两天精神恍惚。

昨天晚上她到杨明的家门口看一看,只是杨明的家大门紧锁,院里面也是一片漆黑。

说实在的,她心里还是有些喜欢杨明的,只是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主动表白。

现在杨明掉到了山崖下,自己想表白也没地方表白了,丁小梅正在发愣的时候,突然一个人从后面出来,抱住了她……

她能感觉到这是男人的气息,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死命的反抗,嘴里大喊:“救命!”

可是当她一转脸看到抱着她的人是杨明时,她顿时不吭声了,她愣愣地看着杨明,喃喃地说道:“你是人是鬼呀?”

杨明看到丁小燕一脸茫然的样子,他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吻了下去,两个人的四片唇碰到了一起。

丁小燕刚开始还轻微的反抗,由于杨明紧紧地抱着她,让她不能反抗,很快,她就闭上了眼睛……

一阵激吻之后,杨明松开了自己的双手,说道:“小燕,你怎么哭了?”

丁小燕还陶醉在刚才的亲吻之中,这是她的初吻呢!看向杨明,她轻声说道:“我是高兴地哭了,你还活着真好。”

“高兴个屁,我掉到下面你也不救我!”

“我也没想到你会掉下去,我还到山崖下去找你了,但是却没找到,我怀疑你掉到水里被冲走了,我跑了好远都没找到你。”

“我喜欢你,以后我们结婚吧?”杨明突然笑着说道。

“不行,我父母还不知道呢!”丁小燕有点害羞地说道。

“那你告诉他们呀,就我这么帅的男人,你爸妈肯定愿意让你嫁给我。”杨明笑着说道。

这句话说得也不算过份,杨明在这个村算是有文化的人了,何况杨明的书法在整个镇上都是出了名的。

“我不好意思说……”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好意思说,我去给你家里人说。”

杨明笑着说道,“明天开始不要放羊了,放羊多不安全,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我现在还小,还是以后再说吧……”丁小燕说道,“我放了年把羊,就发现你一个坏人,别人见我都是规规矩矩的。”

杨明笑着说道:“如果你不是村长的女儿,估计你早被人家那个了。”

“说话怎么那么难听?不理你了……”丁小燕说着就赶着羊要回家。

杨明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谈恋爱,也没有想过女人,自从看到了丁小燕方便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有些想女人了。

其实杨明现在也有二十岁了,想女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已经完全发育了。

回到了家里,杨明先好好洗了个澡,匆匆弄了点吃的,他打算出去一趟。

杨明是爷爷杨光宇从山上捡回来的弃婴,杨光宇祖上是御医,他在这个村子也就做个老中医,生活也不算太差。

杨光宇还有一个女儿,但是嫁到了外地,基本不回来。爷爷去世之后,给杨明留下了几亩地,还有就是这一座院落。

院子不小,还安着大铁门,房子是五间大平房,堂屋三间,侧房两间,还有一间厨房,厕所在院子外面。

杨明吃饱之后,他打算到邻居春花婶子家里借麻袋去,尤春花和杨明只隔着一家,眨眼之间就到了。

这时,天已经漆黑一片了,尤春花没有院子,杨明看到她家堂屋虚掩着,灯光从门缝中散了出来。

杨明还没到门口,就听到尤春花的声音喊道:“你给我滚,不滚我喊人了!”

“喊,你不嫌丢人就喊!”一个男子坏笑着说道,“要不要我帮你喊。”

未完待续。。。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