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青海十二人因跨省倾倒固废污染亚马逊河被聊起公诉

0 Comment

近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起江苏省人民政府为原告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驳回安徽海德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的上诉,维持了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判令被告海德公司环境修复费用、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等共计5482.85万元。同时,为有效衔接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绿色发展,综合考虑生态环境修复需要和企业赔付能力与生存发展,海德公司可以在提供有效担保的前提下申请分批支付赔偿款。据悉,这是江苏省人民政府首次单独作为原告提起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

安徽:12人因跨省倾倒固废污染长江被提起公诉

长江安徽段倾倒固废案 检方起诉

据“安徽检察”微信公众号消息,7月16日,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检察院就社会关注的长江安徽段跨省非法倾倒固废案中的“10.12”案提起公诉,被告单位宝勋精密螺丝(浙江)有限公司(简称“宝勋公司”)及黄冠群、李长红等12名被告人均被指控涉嫌构成污染环境罪。
镜湖区检察院同时还对宝勋公司、平湖三和金属回收有限公司(简称“平湖公司”)以及李长红、涂伟东等13个被告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这是长江安徽段环境污染系列案中首批被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的两起案件之一。
芜湖市镜湖区检察院起诉指控,2016年7月27日至2017年5月21日期间,被告单位宝勋公司及其相关负责人黄冠群、姜家清违反国家规定,在未开具危险废物转移联单的情况下,将酸洗污泥交由无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被告人李长红、涂伟东、刘宏桂进行处置。李长红、涂伟东、刘宏桂为承接业务,伪造有关国家机关、公司印章,制作虚假的公文、证件等,并联系接收方,最终在江苏省淮安市、扬州市、苏州市、安徽省铜陵市非法倾倒危险废物酸洗污泥共计1071.61吨,其中在铜陵市长江堤坝内非法倾倒酸洗污泥62.88吨(简称“10.12”长江安徽段环境污染案)。经鉴定,涉案的酸洗污泥系具有毒性特征的危险废物。非法处置危险废物造成的环境损害修复费用经估算共约人民币567万余元。
2017年6月,吴祖祥、朱凤华、查龙你伙同被告人涂伟东、李长红等4人将浙江某公司产生的约313吨有毒胶木运输并倾倒在铜陵市江滨村江滩边。2017年11月上中旬,吴祖祥、朱凤华、查龙你又伙同李闯、张晓滨、黄安刚(均系“1.26”长江安徽段环境污染案被告人)等人将2525.89吨有毒工业污泥跨省运输并非法倾倒在铜陵市江滨村江滩边。上述两次非法倾倒共造成公私财产损失计人民币794万余元,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经估算约为人民币317万余元。此外,被告人吴祖祥、朱凤华、查龙你还伙同他人倾倒2454.72吨有害工业污泥未遂。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单位宝勋公司及黄冠群、李长红等12名被告人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倾倒危险废物及有毒、有害固体废物,严重污染环境,且系共同犯罪,应当以污染环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其中黄冠群等10名被告人系主犯,另2名被告人系从犯。
检察机关同时还认为,被告宝勋公司、李长红、涂伟东、刘宏桂等人非法处置、运输、倾倒危险废物,应当承担环境侵权的民事责任;被告平湖公司、涂伟东、李长红等人非法处置、倾倒固体废物,应当承担防止污染环境产生的应急处置费用,遂请求法院判令各被告承担恢复原状或环境损害修复费用、应急处置费用、鉴定评估费用等侵权责任,并对本次污染环境行为在安徽省省级新闻媒体上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

如何遏制危险废物倾倒长江事件发生?怎么防治废铅蓄电池污染?医疗废物处置怎么更安全?

泰州市中院在一审期间查明,海德公司于2014年分别将其生产中产生的废碱液共计102.44吨交由没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李宏生等人处置,导致废碱液几经转手后分别被倾倒至长江靖江段和新通扬运河,造成严重水体环境污染,并分别导致靖江市城区集中式饮用水源中断取水超过40小时、兴化市城区集中式饮水源中断取水超过14小时。法院一审判令海德公司赔偿环境修复费用3637.90万元、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1818.95万元、评估费26万元,共计5482.85万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支付至泰州市环境公益诉讼资金账户。

新华社合肥7月18日电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检察院日前以涉嫌污染环境罪,就社会关注的长江安徽段跨省倾倒固废案中李闯等12名被告人提起公诉,同时对该起污染案中的21名被告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本报讯长江安徽段跨省倾倒固废污染环境系列案又有新进展,日前,安徽省芜湖市三山区检察院就“1·29”案件中的两起案件分别提起公诉,并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检察机关要求追究该两起案件中共25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以及36个被告单位和个人的环境污染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28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司长邱启文就这些环境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一审判决后,海德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针对一审中江苏省人民政府在原审法院释明后变更诉求提高了损害赔偿数额是否合法、通过类比长江靖江段污染损害的方式计算新通扬运河污染损害是否合理、生态环境服务期间功能损害是否存在及其计算是否合理等主要争议焦点,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芜湖市镜湖区检察院起诉指控,2017年1月,被告人李闯在无固体废物处置资质的情况下,成立苏州益国环保服务有限公司,后通过伪造公司印章等方式,谎称四家接收处置单位,与江苏苏州市、浙江嘉兴市相关企业进行洽谈。但被告人李闯实际并未将工业污泥处置到合同约定的正规企业,而是层层转包,与他人共同实施工业污泥的跨省非法转移和处置。2017年10月,被告人李闯从江苏、浙江的9家企业收集工业污泥共计2525.89吨,分两次跨省运输并倾倒至安徽省铜陵市江滨村江滩边,造成环境严重污染。

据三山区检察院指控,2017年4月至2018年2月,被告人曹冠、胡余保为谋取非法利益,赴浙江省嘉兴、杭州等地主动勾结工业垃圾运营企业人员,并在安徽省芜湖市本地积极寻找倾倒地点,将含有有害物质固体废物运输到芜湖市境内的5处倾倒点非法倾倒,非法处置的固体废物总量达7840余吨,造成公私财产损失达518万余元,并将造成生态环境恢复工程费用达621万余元。

继续开展长江经济带“清废行动2019”

江苏省高院经审理认为,对生态环境造成损害的侵权责任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不足以保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有权向其释明可以变更或增加诉讼请求。原审法院的释明行为并未侵害到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该释明行为并无不当。江苏省人民政府在一审法庭辩论前申请变更诉讼请求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

经鉴定,倾倒的污泥等固体废物中含有重金属、石油溶剂等有害污染物,倾倒的污泥及其渗滤液、废胶木可认定为有毒物质。倾倒区域的地表水、土壤和地下水环境介质均受到不同程度损害,造成损失共计产生费用人民币794万余元,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经估算为人民币317万余元。

检察机关认为,应当以污染环境罪追究曹冠、胡余保等11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在同时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中,检察机关请求法院判令曹冠、胡余保等11名被告人以及浙江平湖、嘉兴等地的8个被告单位,承担环境污染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并在安徽省级新闻媒体上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

针对近年来屡次发生的危险废物倾倒长江事件,邱启文介绍,生态环境部开展了“清废行动2018”等专项执法行动,组成150个督查组进驻长江经济带11省市,对危废倾倒点进行全面摸排核实。截至目前,向长江经济带11省市交办的1308个问题已完成整改1304个,整改率达99.7%.

江苏省高院审理认为,本案发生在长江靖江段的污染事件经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评估,认定造成环境损害1731.26万元。发生在新通扬运河的污染事件造成的环境损害虽未经评估,但与长江靖江段污染事件发生于同一时期、所倾倒的危废物均为海德公司产生、两地同属三类水质,且在新通扬运河倾倒的废碱液数量更多,倾倒区域系低洼河网地区,水流速度慢,污染物稀释速度低,环境容量远不及长江,同样的污染物倾倒进新通扬运河所造成的损害要大于长江。因此,采用类比方式计算的生态环境损害不会高于实际发生的生态环境损害,并不损害海德公司的合法权益。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李闯等12名被告人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倾倒有毒、有害固体废物,严重污染环境,且系共同犯罪,应当以污染环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镜湖区检察院还以公益诉讼起诉人身份,就李闯等12人以及江苏、浙江等地的9家印染、污水处理企业共21名被告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检察机关认为,上述21个被告非法处置、运输、倾倒有毒固体废物,导致倾倒地及周边土壤和长江生态环境被严重污染,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遂请求法院判令各被告对生态环境损害承担恢复原状并赔偿相应的应急处置费用的连带责任,如无法恢复原状,则承担连带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同时,请求判令所有被告共同承担各项鉴定评估费用205万元,并对本次污染环境行为在安徽省省级新闻媒体上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

三山区检察院在审查起诉曹冠、胡余保等人涉嫌污染环境罪一案中还发现,钱彬、张巨好系无锡中利恒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及无锡华利恒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

不仅长江经济带,我国其他地区也面临危险废物处置能力不足、处置价格偏高等问题。

法院认为,案涉污染事件造成了服务功能损失。长江靖江段有水生动物161种,鱼类148种,重要鱼类59种,且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鲟、江豚和胭脂鱼,还有国家级水产种子资源保护区。污染事件发生在长江禁渔期,系长江水体生态环境最为敏感、生物最为脆弱时期。数十吨PH值为13.6的高浓度废碱液倾倒进长江后,仅2014年5月9日的污染行为就形成了长达20公里的污染带,案涉污染行为对长江中鱼类繁殖和幼体生长必将造成严重损害,且短期内难以恢复。同时,新通扬运河系当地重要的饮用水水源和农业灌溉、养殖水源,也是南水北调的主要通道,且有证据证明污染事件已经造成了鱼类的死亡,海德公司应当赔偿服务功能损失。

2017年4月至2018年1月,被告人钱彬、张巨好以无锡华利恒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名义,通过虚构宜兴市某水泥有限公司污泥转运联单、某镇政府接收证明的方式,承接污泥处置业务,并将其中的2万余吨交给没有处置资质的被告人王磊、胡光胜、李信汉等个人非法倾倒。此后,这批含有有毒物质的污泥被倾倒在芜湖市境内的4处倾倒点,共造成公私财产损失1100余万元。

对此,邱启文表示,我国工业体系齐全,危险废物种类繁多,处置固体废物技术性强,要考虑危险废物处置能力匹配性的问题。到2017年,全国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能力7500万吨,是2012年的2.3倍。但由于存在能力不匹配、分布不平衡等问题,凸显了危险废物处置能力的不足,再加上不同地区,一些行业不规范,引起价格不合理。

法院认为,一审按照生态环境损害数额的50%确定服务功能损失并无不当。案涉污染事件系非法倾倒废碱液所致,倾倒行为均发生在午夜,倾倒地点偏僻,污染行为具有突发性和隐蔽性,污染区域难以精确测量,无法及时收集证据对服务功能损失进行精确评估。综合考虑海德公司多次故意跨省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过错程度严重;所倾倒的危险废物PH值极高,污染物成分复杂,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十分严重且难以迅速恢复;在长江生态环境已经十分脆弱,长江大保护已经成为全民共识的情况下,在生态环境极其敏感和脆弱的长江禁渔期非法倾倒危险废物,影响十分恶劣等因素,同时鉴于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在对靖江环境污染事件进行生态环境损害评估时采取了保守的计算方法确定生态环境损害,作出相关判决合情合理,并无不当。

检察机关认为,应当以污染环境罪追究钱彬、张巨好等14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在同时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中,检察机关请求法院判令钱彬、张巨好等14名被告人以及江苏张家港、无锡等地的3个被告单位,承担环境污染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并在安徽省级新闻媒体上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

他说,下一步要制定实施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提升危险废物处置能力;夯实地方政府的主体责任,危险废物集中处置设施要纳入当地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把危险废物处置情况纳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范畴;加强执法监管,为企业发展提供公平环境;推动科学技术支撑,突破一批关键技术瓶颈。

此前,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检察院依法办理了长江安徽段“10·12”“1·26”等两起跨省倾倒固废污染环境案,25个被告单位和个人被追究了刑事责任,34个被告单位和个人被判令承担环境污染侵权责任。

他同时表示对长江经济带要继续开展“清废行动2019”,严厉打击固体废物尤其是危险废物非法转移倾倒等环境违法行为,有效遏制非法倾倒事件发生。

加强废铅蓄电池污染防治工作

邱启文说,我国已成为世界上*大的铅蓄电池生产国和消费国。据统计,2017年我国铅蓄电池产量约380万吨,超过全球总产量的40%.废铅蓄电池非法再生工艺简单,流动性强,极易死灰复燃。含铅酸液处理难度大、成本高,造成少数企业非法拆解倾倒酸液,造成环境污染。

他介绍,生态环境部通过推动修订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进一步明确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完善废铅蓄电池收集经营许可和简化跨省转移审批等内容和要求。

生态环境部联合有关部门印发了《废铅蓄电池污染防治行动方案》,开展铅蓄电池生产企业集中收集和跨区域转运制度试点工作,切实加强废铅蓄电池污染防治工作。同时,结合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危险废物专项整治行动等,严厉打击非法收集处理废铅蓄电池行为,并会同公安等相关部门,重点打击非法收集、拆解废铅蓄电池和土法炼铅等活动。

他表示,为防治废铅蓄电池污染,生态环境部将协调相关部门推动建立规范有序的收集处理体系,强化再生铅行业规范化管理,严厉打击涉废铅蓄电池违法犯罪行为,建立污染防治长效机制,推动铅蓄电池行业绿色高质量发展。

医疗废物须妥善安全处理处置

有媒体曝光,注射器等医疗废物被制成儿童玩具,严重威胁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态环境安全。

邱启文表示,医院产生的废物中,没有受到病人血液、体液或排泄物污染的输液瓶、输液袋等,属于可回收利用废物。但是针头以及混有这些物质的输液瓶、输液袋等就属于医疗废物,是危险废物,不允许加工利用,不允许回收,要妥善安全地处理处置。

据统计,全国343个地级城市,有333个城市建有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覆盖率达97%.截至2017年底,全国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能力达到116万吨,比2012年增长了45%.但目前医疗废物管理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医疗机构和集中处置企业的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二是集中处置设施能力不足,三是监管制度还不够完善。

他表示,生态环境部将加大医疗废物管理力度,联合有关部门严厉打击医疗废物非法倒卖、倾倒和处置等违法行为。配合有关部门督促医疗卫生机构落实医疗废物管理主体责任,落实医疗废物的申报登记制度。

同时,要督促尚未建成或者处置能力不足地区,加快推进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建设。将医疗废物处置情况纳入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的范畴。此外,还要推动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修订,推动各地落实医疗废物处置价格政策,提高收费保障力度。

标签:危险废物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