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光山棵棵黄金茶致富新希望

0 Comment


杨再温指导茶农采摘茶叶

七月的湘西,金子般洒满阳光。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矮寨镇坪年村幸福谷茶叶专业合作社的茶园,记者有幸见到了合作社理事长杨再温正在与茶农研究秋茶采摘计划。平时不善言辞的杨再温,话匣子一打开,言语中便充满了激情的思想火花。

记者:杨总,你好!请问你是如何与茶结缘的?

杨再温:“孩子没娘,说来话长。”我家所在的坪年村是一个典型的苗族聚居的贫困山寨,农业生产属于原始的简单再生产,资本积累能力很低,农民自身完全不具备建立一个产业的经济条件。但我们村和保靖县黄金茶产区为邻,常年云蒸雾绕,神秘古朴,特殊的地理条件和良好的生态环境,适合茶叶自然生长。据《明世宗嘉靖实录》记载黄金茶为贡茶,最早的古茶树可追溯到402年。

“黄金茶”是湘西古老、珍稀的地方茶树品种资源。具有“高氨基酸、高茶多酚、高水浸出物”和“香、绿、爽、浓”的品质特点,被誉为中国最好的绿茶之一。大家都知道湖南人有“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的性格特点,湘西人更是其中的代表,这和湘西人自古就爱喝湘西黄金茶有密切关系。

晚清湘军水师统帅杨岳斌,每天必喝家乡黄金茶,茶后精神为之振奋,带领湘军水师,大杀四方、屡立战功。

第一代苗族女鼓王龙英棠,炉火纯青的鼓技是她六十多年勤学苦炼的结晶,练鼓时必喝一杯黄金茶。1957年,龙英棠赴北京参加了为毛主席等中央首长安排的专场演出。晚会结束后,毛主席上台接见演员,龙英棠更是把家乡茶叶推荐给毛主席,受到毛主席的大加赞赏。

尤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见收音机广播里唱《挑担茶叶上北京》,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还没有出过小山村的我竟然产生了长大后要把家里茶叶挑去北京给中央领导喝的欲望,因而被歌曲优美的旋律所感染,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2013年11月3日,习主席来到我们湘西考察,提出了“精准扶贫”。“精准扶贫”意思就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扶贫必须因地制宜。今天我特别要感谢习主席,是习主席精准扶贫的政策使我成为最大受益者,习主席给我们苗家人带来了幸福生活,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茶农,没有什么别的感谢,就想挑担茶叶上北京去,把我最好的茶叶献给习主席。就像我爱的那首歌里唱的:桑木扁担轻又轻呃,我挑担茶叶出山村……

记者:杨总,你说是习主席的精准扶贫政策使你脱贫致富,具体说说吧。

杨再温:我今年41岁,在种植黄金茶之前在外打工12年,收入只能勉强维持温饱。2010年,我考虑到父母已80多岁,孩子正上小学,需要人照顾,哥哥姐姐都在外面打工,决定回家乡孝敬父母、培养孩子。2011年,我了解到政府将要搞扶贫开发,大力扶持茶叶产业,而我们村的土质和气候非常适合种植黄金茶,我便把家中7亩田土全部都种上了茶苗。2012年6月,我想扩大规模,以每亩1200元的价格租了村里100亩地。技术和茶苗有政府支持,我请了40多个人,平整、挖沟、开厢、扯线、种苗,累了一个多月才种好。此时,打工的积蓄付了租金和工钱,已花得所剩无几了。这时村里有几家人要出外打工,愿意以每亩500元的价格把50亩地租给我,但要求把15年的租金一手先交清。15年租金得27万元,我东借借西凑凑,最后还找银行贷了款,才勉强把地租了下来。那就像一次赌博,想起当年借钱租地的往事,我仍然有些激动,如果那次种植失败了,那我什么都没了,还会欠下一屁股债。可是黄金茶这么好的商机,我绝不能错过,我也相信不会失败!

可以这样讲我算是赌对了。2013年末,习主席提出精准扶贫,我享受到了精准扶贫政策,由180亩扩大到350亩。2014年2月,坪年村所有茶叶种植户组成了幸福谷茶叶专业合作社,村民推选我担任理事长,目前总种植面积已经达到了1600多亩,年产干茶近2吨。为了减少鲜叶运输时间,合作社修建了厂房、购买了设备,自己加工鲜叶,提高了茶叶产品附加值。而且我的“幸福谷苗鼓王”商标已经注册,品牌逐渐打出去了。

记者:杨总,你怎样保证茶叶的品质,现在经营状况如何?

杨再温:茶的品质很重要。我们不打农药,不施化肥,主要施茶枯、桐枯、羊粪等农家肥,统一用太阳能杀虫灯除病虫害,提高集约化程度。种植向园区化、规模化、标准化、高档化迈进,严格按照有机茶叶标准栽培防治管理。每一步我都跟踪,我觉得这是关键。我做的是高品质的产品,高品质的产品,需要高素质的管理,需要从每一个细节做起,才能维护好高品质的品牌。

采茶精挑细选,春茶每隔3~4天采1批次,夏、秋茶每隔15天采1次。分批分期多次采,不仅所采芽叶整齐,大小均匀,可以保证和提高制茶质量,而且由于分批多次采的作用,可以促进茶芽的不断萌发,提高茶叶产量。采摘质量要求芽叶完整、新鲜、匀净,不带蒂头、茶果、老叶、病叶以及虫叶等。

炒茶火候准确,揉茶轻搓细揉,烘焙用柴火木炭,这样茶叶喝起来格外醇厚。如果某次产品不好的话,我宁可丢掉或者做标本。我会做工作记录,记录每一次产品的特点。每次出茶,我都会亲自品尝,力求出精品。

产品的推广也很重要,但不要图快,不要盲目地追求经济效益,品质好的东西,才能在市场上站稳脚跟。我的每一款产品,都会保证它的品质。

因此,现在我们的茶叶主要销往北京、上海、内蒙古、苏州、无锡、广州、武汉、长沙,上次深圳有几个人专门开小车来买茶说是带去英国。说句实话,我的茶叶真的是供不应求。

记者:你经营得很成功,你成功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杨再温: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我的成功离不开当地政府、银行的帮助,并在我营销方面和产品的宣传力度上,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持。还有一些老板外出谈生意的时候,都会带一些茶叶出去帮我宣传,我觉得这个也很重要的。

记者:现在茶叶行业竞争激烈,你的产品最大优势在哪里?

杨再温:我的产品优势就是品质,我觉得要把它放在第一位。现在大家都在做,会有压力,整个湘西黄金茶是一个大的品牌,但是我们的市场份额就不一样。我现在的产量不是很大,但销售是做成功了的。这是依托我自己“幸福谷苗鼓王”品牌的魅力,吸引了大量的消费者。我觉得竞争不是在拖企业的后退,它是一个强心剂,鼓励你往前走。我们要做做蛋糕的人,不要做那个吃蛋糕的人。

记者:茶叶行业竞争很激烈,也存在价格竞争的现象,你对此是怎么看的?另外如何把握茶叶的品牌,往良性发展?

杨再温:我在长沙参加过茶博会,收获很大。一个好的企业应该重视企业文化和管理,这样才能保证品质和品牌在市场上站稳脚跟。现在做茶业这一行竞争非常激烈。但我不会与农户的产品去做价格竞争,因为我做的是高端产品。

记者:你当时有没有想过租那么多地,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杨再温:我很自信。当时觉得只要认真付出,我就能把这个幸福谷茶叶合作社搞好。

记者:这个自信源于什么?

杨再温:源于我们茶叶品质本身就非常好,有得天独厚的气候,和自然环境,这是做茶的一个最好的地方。我有了第一手资料,加上我自己的营销理念,我坚信自己应该可以把茶销到外地。而且我对全国同行的茶叶也做过比较,我认为我们的茶叶,不逊色于其他任何地方的茶叶。所以我就很自信,在我生活字典里就没有“失败”这个字眼。

记者:听说你还安排了很多留守老人在茶园做工是吗?

杨再温:是的,我将村里25名家庭有困难而又不能外出务工的妇女和老人招到合作社的茶园,让她们采茶和做零工,月工资可以达到1000余元,使她们既不误农活,又能增加经济收入。因此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肯定。

记者:你从11年到现在,5年了,下一步的发展目标是什么?

杨再温:湘西有丰富的旅游的资源做背景,我做的是“幸福谷苗鼓王”黄金茶,可以作为湘西的一个地方品牌展示。我想以我的“幸福谷苗鼓王”黄金茶做一个品牌店。因为我从源头上严格把关做起,我相信它的品质,还想在湘西周边的每个县市都有自己的连锁店,也就是我自己的直营店。这个有点模仿了台湾的一个营销家的做法。他说自己的产品,能在某一个地方占领市场,全新的方式出现以后,就应该以全新的方式去做。这样的话,“幸福谷苗鼓王”这个高品质的茶叶一定会更加走俏。另外有老板给我指点,做电商销售,这个我们肯定也会做的,我心里很清楚,种植、研发、生产、加工黄金茶,其实就是个大产业、是我们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大产业。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